張達明-min

張達明 變咗影子調查委員會主席

梁振英UGL案醜聞,再一次出現各大派圍攻一條友嘅情況,周浩鼎真係玩到梁振英謝。而呢兩日, 張達明 變咗影子調查委員會主席,係咁以法庭盤問嘅方式,盤問梁振英喺UGL案嘅案情,由於梁振英無回應昨晚 張達明 嘅問題,所以 張達明 今晚再問清楚一啲。

張達明 問出成單案嘅關鍵

張達明 問果堆問題,梁振英基本上都唔會應,因為真係刀刀致命,好似梁振英同 UGL 嘅合約本質,其實 張達明 嘅追問,係好有明確結論,就係果份根本唔係離職合約嚟,而係一份協助 UGL 食咗DTZ落肚嘅合約

  1. 梁先生怎可說成這協議是一般的離職協議,而並非梁先生協助潛在買家UGL收購戴德梁行的協議?
  2. 又怎可說成「有關的協議及款項源於梁先生辭去戴德梁行職務,而非由於他日後會提供任何服務」?
  3. 「支持UGL收購戴德梁行的行動」及「不發表任何批評是次收購行動的聲明」怎可說是一般的離職協議的內容,又怎可說是「源於梁先生辭去戴德梁行職務」?
  4. 承諾在成功收購以後兩年內要「按UGL的合理要求協助不時推廣 UGL 及戴德梁行,包括但不限於擔當推薦人及顧問的角色…」作為400萬英磅報酬的條件之一,為何不涉及「日後會提供任何服務」?
  5. 即使實際上梁先生最後沒有向UGL提供服務,梁先生可否履行有關協議的承諾在任職特首期間向UGL提供協助 (包括作為推薦人及顧問)?
  6. 若不可以,梁先生有否在當選特首後要求取銷或修改有關協議,放棄部份或全部400萬英鎊的報酬?
  7. 若沒有的話,梁先生是否認為特首是可以在任職期間收取有償報酬承諾提供予私人公司不涉及利益衝突的兼職服務?

基本上,最後兩條問題,係需要用特權法,要梁振英交出佢啲銀行帳目出嚟,當然,梁振英一定唔肯交出嚟。

但最大鑊,應該係 張達明 直頭引埋案例,指出梁振英喺UGL案度,根本係做出一啲違反《防止賄賂條例》嘅事

梁先生當時身為戴德梁行董事,在法律上是戴德梁行的代理人,除非有「合法權限」、「合理辯解」或「許可」,否則他同意接受UGL的報酬作為他承諾支持UGL收購戴德梁行,即屬犯罪。在法律上,即使董事會其他成員知悉梁先生會從UGL收取一些報酬是不足夠構成「許可」的,依賴「許可」的一方要作出足夠披露,令批准「許可」的另一方知悉全部有關情況,並在該基礎下作出“許可”時,“許可”才具有效力。正如加拿大最高法院在R v Kelly 73 CCC (3d) 385一案中Cory法官對何為足夠披露指出—
「在缺乏披露的情況下,主事人並不會知道其代理人的作為是否以主事人最佳的利益出發導致到不能確定是否接納代理人的意見。」

即係梁振英喺UGL案上,收果筆係黑錢,不折不扣嘅黑錢。

依家我睇成條刑事指控面前,梁振英係龜縮,變咗丁蟹咁嘅款,定披露更多資料作出回應。但肯定係,DTZ日本嘅交易時間係需要搞清楚,呢個有可能涉及未來嘅刑事訴訟。

One thought on “張達明 變咗影子調查委員會主席

  1. 好明顯689係於做緊特首期間將其手上三成日本DTZ股份私下售予UGL, 從而促成UGL成功全面收購DTZ,因此該交易之金額亦應該是於其任內收取,他沒有向政府及稅局申報這項交易及其相關收入,是令他進入瘋癲狀態的致命死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