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Z日本-min

DTZ日本 嘅謎團要解開嘅理由

梁振英自己係咁打梁繼昌,將自己啲弱點暴露晒出嚟,越嚟越多法律專家,用近乎盤問犯人嘅方式嚟盤梁振英。只不過,UGL同梁振英之間嘅關係,始終有一塊係解唔通,就係 DTZ日本 嘅控制權,點樣可以乾坤大挪移到UGL,然後再返去到依家DTZ嘅東家Cushman & Wakefield?

DTZ日本 點解係破案線索

喺UGL同梁振英嘅協議裡面, DTZ日本 被指虧蝕嚴重,所以唔買住,但梁振英可以享有option,用唔少於200000萬英鎊作價,將梁振英手上30%嘅 DTZ日本 賣俾UGL。

DTZ日本 唔係一般公司,根本依家我手上嘅基本偵查, DTZ日本 有以下日本牌照:

  1. 宅地建物取引業(東京都知事(4)第76979号)、(東京都知事(2)第88036号)
  2. 不動産鑑定業(東京都知事(3)第1984号)
  3. 第二種金融商品取引業(関東財務局長(金商)第1265号)
  4. 貸金業者(東京都知事(2)第31413号)
  5. 投資運用業(関東財務局長(金商)第951号)
  6. 総合不動産投資顧問業(国土交通省総合-第18号)

以上呢堆牌照,全部唔係話攞就攞,全部有價,當時話 DTZ日本 只值250萬港紙期權,再加profit sharing,本身已經係好奇聞嘅一件事。喺日本,你要攞以上嘅牌照,一定係費盡九牛二虎之力。

但梁振英本人最值錢,唔只係 DTZ日本 呢堆牌照,而係佢嘅客戶網絡,如果無佢個客戶網絡,我係UGL,點解要同梁振英簽一個咁嘅奇怪deal先。所以UGL之後幾時由梁振英手上買番 DTZ日本 , DTZ日本 幾時實質控制權易手,呢堆問題全部都要問。而由於以上呢堆牌照,好多係涉及金融監管,無理由實際控制權有轉讓,連日本政府都唔知,特別係貸金業者(lender牌)、投資運用業(等同香港SFC 9仔)同埋第二種金融商品取引業,呢啲應該要報,除非梁振英連日本政府都呃埋,咁就大劑喇,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喺一單交易度呃日本政府,呢鋪你叫中國點反日,反條毛?所以 DTZ日本 係重要線索嚟。依家大家可以再清楚啲明白,我應該會查 DTZ日本 嘅原因。(大佬,我都唔係唔驚自己有危險,講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