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警察

雖然平常人印象中,南洋人是保守的,但我的看法是,他們自身保守一回事,但沒有太大興趣去管人閒事,這點與歐洲人,是一脈相承的。所以,我一向認為,別人搞同性戀,管來幹啥,歧視更是不該。

李光耀的崇拜專家狂,話雖有時會令南洋人滴完汗又滴汗,但李光耀至少會認真問一下人,知道同性戀不是病,而是先天傾向,然後去希望政府糾正新加坡由英治以來殘存,反同性戀的法例。而他又知道,警察不該做道德警察,至少沒可能衝進民宅房間去執法那麼離譜。老實說,兩個人也好,三個人也好,在私人地方搞乜我們管不到,亦不該去理。

李光耀你怎罵他都好,有一點他是值得大家尊敬的是,他這麼老,仍在不斷反思他自己主張的東西,到底對還是錯,而最後他認為錯了,也會坦然承認,絕不遮遮掩掩。李光耀,有是南洋人和英國紳士的光明磊落。西方有戴高樂將軍,在東方,便有李光耀律師。在東方人社會,連日本人都做不到時常反省,坦然認錯。

但X光社中人,仍然死抱那些根本是歪到不行的歪理,為他們的歧視行為張目,死雞不只撐飯蓋,他們已是發展撐垃圾桶蓋。所以我一直都用阿爾蓋達來形容X光社,因為他們除了偏執狂,根本沒有什麼合理理由去支持他們的奇談怪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