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荒-min

星期日休息: 血荒 點樣變成一場港中矛盾危機

血荒 本來唔應該變成一單好政治嘅事件,但香港往往係,涉及中國同香港之間利益矛盾嘅民生問題,都會變成極為敏感嘅話題。紅十字會因 血荒 呼籲市民捐血救人,反而變成咗唔少市民嘅抵制捐血運動。當然,顧及好多可能出意外市民嘅需要,如果有能力捐血,我仍然認為有需要捐血,因為香港走去買嚟自中國嘅血液,呢個對公共衛生係更為危險,中國血液係一種公害,呢個已經唔係乜嘢新聞嚟。否則高耀潔教授,就唔會做偵探咁查到為禍河南嘅大血禍,2007年最終被迫流亡美國。

血荒 再一次反映政府嘅唔老實

其實香港人雖然好多人係唔理政事,但喺民生問題上,好多人並唔係傻嘅。通常政府喺中國人有關嘅課題上,啲數據都係𠵱𠵱哦哦,唔清唔楚,由東江水、奶粉、單程證、雙非全部都係咁,當呢啲唔清唔楚嘅事太多,只要啲content farm為咗hit rate煽風點火,就好容易一發不可收拾,跟住變成一個尾大不掉嘅問題。而呢次 血荒 危機,正正係醫管局未有及時澄清事實所致。

血荒 危機裡面,有兩個問題,實際營運紅十字會輸血服務中心嘅醫管局,並無向公眾交代清楚,呢兩個問題包括咗:

  1. 究竟有幾多血去咗私家醫院度,俾佢地搞醫療旅遊(medical tourism),依家醫管局答咗,係一成血,之後公眾會就私家醫院點用血呢個問題,窮追猛打啲私家醫院。
  2. 公立醫院有幾多要大量血液嘅病人,係嚟自中國?無錯,公立醫院中國病人係要俾天價醫療費,但中國有唔少人都願意係事實,因為佢地唔想喺中國被輸入愛滋血。呢個問題,醫管局係一直未答過香港人。

血荒 問題,就係市民唔信梁振英政府,以至啲高級公務員會保衛香港人利益,喺自衛反應下,再加上紅十字會輸血服務中心嘅營運極為官僚,又無廿四小時捐血中心,更加要市民等幾多鐘去捐血,當啲血液去向不明果陣,好多人寧願唔去捐亦變成人之常情。跟住紅十字會同醫管局啲公關,又完全唔知依家 血荒 危機背後嘅社會學、人類學脈絡,係咁用啲恐嚇口脗出post,結果就變成咗一場膠到無朋友嘅事件。

血荒 同奶粉危機係同一個問題嚟

點解中國人咁鍾意嚟香港睇醫生,香港好多醫護人員啲華語真係好水,而且山長水遠嚟香港睇醫生,甚至接受手術,係一件昂貴而且冒險嘅事。但中國人仍然咁做,因為中國嘅醫療系統已經係千瘡百孔,由醫生受咗賄至肯做手術,到亂咁打鹽水,到啲血受愛滋病毒污染,到做手術出咗事死咗人,可以即刻成間醫院啲人走佬,搞到家屬要去公安局搶屍,呢啲荒謬問題,其實研究中國政治嘅人係好清楚。當中國人為咗唔想自己喺醫院枉死,但又唔去改革個制度,咁咪千方百計用錢搭夠,反正都要被人刮一筆,不如俾香港醫院刮一筆安全啲,大批中國人嚟香港求醫,甚至買藥嘅背景,就係嚟自呢度。所以依家 血荒 問題,其實同奶粉危機好似,奶粉危機係中國啲嬰兒奶粉有三聚氰胺,腎生石仲衰過大頭嬰兒,跟住啲家長恐慌又唔能夠改變呢個政府,就大批嚟香港買奶粉,結果就變成香港嘅家長同市民為三聚氰胺危機找數,香港人當然唔服氣,結果奶粉引發後嚟嘅反走私客風潮,甚至後嚟要我出手提出限奶令。簡單嚟講,中國政治問題嘅溢出效應,搞到香港民生問題亂晒大龍,而香港人對此心有不甘,因此變成咗民生危機,奶粉危機如此, 血荒 危機同樣如此。

要解決 血荒 問題,或者類似奶粉嘅問題,左膠或大中華膠嘅答案,梗係建設民主中國。雖然港獨好難,但其實關注中國咁多年,我好早對建設民主中國心死,因為依家中國人嘅問題,其實都係一個人類學問題。當土耳其最近嘅公投,竟然向放棄凱末爾主義方向走果陣,我點可能相信今日嘅中國人有足夠嘅決心,認識自己文化嘅缺陷,並且努力改進,並向香港人學習良好嘅制度。相反,如果香港人可以依靠西方情況下獨立,香港文化本身都有唔少問題,你睇呢次部分本土派中人連content farm都可以信嘅反應就知。只不過,至少仲有機會保留部分英國人留低俾我地嘅文化遺產,但依家喺中國侵蝕底下,其實你會覺得咁搞落去,唔通移民?仲要移民都要,都會遇上排山倒海而嚟嘅中國人,搞出大量問題出嚟。

血荒 並唔係新問題,如果中國情況不變嘅話,我相信類似危機會重覆發生,直至大規模港中衝突爆發,呢啲真係系統性,或者結構性問題,如果中國人自己唔警覺問題,仲有啲五毛、左膠推波助瀾嘅話,我唯一結論係,最終會膠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