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家案例領風騷

在1998年,我在中大政政系讀書,修《憲法學》這門課時,當時的教授Michael C. Davis由於是美國人,除了教《基本法》,主要教美國憲法,因為美國憲法是最早的成文憲法。而有很多成文憲法的案例,都與美國憲法的原則和精神息息相關。

不過,今天世界憲法學案例領風騷,很可能是歐洲人權法院。像《鏗鏘集》同志戀人案的司法覆核中,法官不斷引用ECHR案例,把ECHR的精神以案例形式引到香港法律體系。L v. Austria的案例,對歧視的定義,因此引進香港法律系統之中,而這個案例,正是把ECHR Article 14變得非常強力。

而今天《紐約時報》有篇Supreme Court’s Global Influence Is Waning的報導,就很有意思。雖然世界很多國家的憲政原則,都是建基於美國憲法的精神上,但近年,世界各國在審理成文憲法案件時,已多傾向引用ECHR,甚至南非憲法法院,或印度最高法院的案例。而美國最高法院近年右傾,屢屢向原教旨主義分子屈服,令美國最高法院的司法權威性漸漸削弱,相反,美國人還可能要考慮,能否引用外國案例的問題。

由公義和保障人權的角度,一些比較包容的國家,像歐盟、南非、加拿大等,在憲法學上是更具吸引力。因此,英國保守不堪的法律體系,亦受到新時代法律潮流衝擊,美國亦屬遲早問題。如果下任總統在委任最高法院法官問題上,屢屢向保守派妥協的話,美國人只可以看著他們的法律權威,漸漸由其他國家取代。

延伸閱讀:

Adam Liptak: Supreme Court’s Global Influence Is Waning
CHO MAN KIT v. BROADCASTING AUTHORITY, HCAL69/2007

3 thoughts on “誰家案例領風騷

  1. 權威被取代不是最大問題,美國人權得不到保障才是最大問題。

    之前他們為了反恐,不顧「恐怖份子」的人權,遲早也會令他們自己失去人權。

    香港也是一樣,大眾漠視小眾的人權,最終會連自己的人權都受損。只是他們沒想到。

  2. 首先我先回應版主的講法,之後才另文討論方潤的說法。

    美國有什麼憲法案例其他國家使用,香港或英式法院真正唔知,可能係台灣或者法國(但佢地受德國或大陸法系影響較多)。如果你問我,我就真係話無,係一直都無乜。

    美國唔缺乏重要案例,例如 1942 年的 Ex parte Quirin,這個案例確定了 unlawful combatant 的 status,確定 unlawful combatant 唔受人身保護令保護,與及確立軍方法庭的非正式審問制度。Unlawful combatant 的存在對平民危害極大,而且基於實況對正式採證審訊又不切實際。其他國家多年唔用這個案例,證明美國案例的影響力本來就不高。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