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區保育-min

舊區保育 要有乜效果

舊區保育 一直係我關注嘅課題,雖然亞氏保加症啲人,好多都頗無趣。但依家啲 舊區保育 都有個問題,就係做唔到走入歷史現場嘅效果,結果好多時都係一個又一個扮文青,扮新潮嘅商場項目,PMQ其實就出咗呢個問題,石硤尾工業大廈嘅保育項目,都係呢種情況。簡單嚟講,就係學漢城以下呢款保育

舊區保育-2-min
舊區保育-2-min

以上照片:Sony A7 + Carl Zeiss Planar 50mm 1.7 (CY Mount)

舊區保育 要做到重返歷史現場嘅感覺

講真,如果係咁嘅話,分分鐘漢城都做得旺場過香港喇。但我一直都講唔到應該係乜感覺,直至上個禮拜六,一架舊車泊喺士丹頓街一座舊樓之前,我覺得個feel好特別,跟住特意用菲林機影相。沖咗出嚟之後,就係以下嘅效果

舊區保育-min
舊區保育-min

以上照片:富士業務用菲林 400 + Contax 167MT + Carl Zeiss Vario-Sonnar 35-70mm 3.3

當然,菲林因為個color grading嘅問題,係有一種滄桑感,但如果 舊區保育 要有乜結果,就係一種承先啟後,返到歷史現場嘅作用,士丹頓街呢座唐樓,佢未必係乜嘢文物,但至少成個環境話俾我聽,我啲上一代曾經咁樣生活,我係親身感受到,否則你保育嚟做乜。一如我支持皇都戲院保育,講乜理論都係其次,皇都戲院係僅存嘅舊式戲院,好多人,包括我呢代人家庭生活嘅記憶,已經好夠(呢啲嘢鄭家純識條鐵)。呢個亦係點解我一直主張引進紐約果套地標保護去嘅原因,呢個觀點,我至今係仍然無變過,無歷史承傳個城市係會變質,亦唔會識尊敬上一代。

大家睇吓東京站保育,其實就明,東京站嘅保育,無犧牲東京站嘅實用性,丸之內口係仍然活生生嘅,每日服務緊東京市民,甚至話俾大家聽,明治一代人建立嘅日本,至今都仍然生存著,呢個就係所謂文物保育嘅意義,呢個係集體身份認同嘅教育嘅一部分。所以喺呢個問題上,我同林鄭月娥分歧極大,至於個別地產商,我只能講,有啲地產商賺錢手法係特別仆街,賣港為榮終有一日係要還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