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暴動-林彬

六七暴動 五十年

雖然土共一直都想用英國人留低嘅惡法,作為專政工具,只不過,土共想用呢堆惡法嘅障礙,正好係呢堆惡法嘅來源,1967年 六七暴動 。土共一直想政府幫 六七暴動 平反,但又想用英國人留低嘅惡法作為鎮壓香港人嘅工具。呢種著數要攞盡嘅思維,令今日 六七暴動 政府仍然無藉口平反。比起 六七暴動 果種無理嘅暴力,2016年嘅魚蛋革命真係小兒科到爆。

六七暴動 最大筆嘅血債喺邊度

參與 六七暴動 嘅年青人,當時好可能都真係好有理想,只不過想社會有所改革,但被毛澤東呢條仆街利用,結果成世人前途斷送,而且得唔到社會認同。但呢班人老咗有無諗過,其實亦係當年嘅極左路線,特別殺害林彬呢筆血債,正正令社會劃清土共同主流社會嘅分野。到今日,啲人仍然對土共反感,因為土共從來無諗過用道理說服公眾,由頭到尾,都只係諗住用暴力去令對方收聲,1967年,就「執行民族家法」殺咗當時親英嘅林彬,到今日,一係出現好似豬雜黎、燒你數簿之類嘅五毛戶口,一係就日日發《基本法》23條可以拉晒泛民、港獨同親英派入監,所以佢地至成日擁抱當日鎮壓佢地嘅惡法,因為鎮壓佢地嘅惡法,可以用嚟俾佢地「報復」當年反對佢地嘅人。換言之,中共、土共以至親共果啲人,由頭到尾都無反省過。

中共啲徒子徒孫從不反省,南洋人見得多,你睇陳平回憶錄《我方的歷史》,以至方水雙(馬共駐新加坡全權代表)喺香港電台接受《傑出華人系列》訪問果陣,果陣自以為是嘅嘴臉就明,所以到今日,強硬對付馬共仍然得到南洋社會支持,亦係呢個原因。土共要社會公正審視 六七暴動 無話,但前提係,土共必須就當年犯下所有血案道歉賠償,並且放棄用英國人留低嘅惡法鎮壓香港人嘅諗法,至可能公眾接受呢班友。

大家仲要留意一樣嘢,新加坡政府可以暗中俾部分馬共回國,一方面,部分馬共喺新中建交上係立咗功,另一方面,新加坡入咗馬共果班人,同新加坡華人社會嘅聯繫千絲萬縷,部分馬共成員,可能係某某某嘅中學同學(萊佛士人唔少),或者親友。但香港呢班土共,同主流社會關係一直係火星人關係。比較早融入香港社會嘅曾德成、曾鈺成兄弟本身都係傳統名校出身,呢個就係當中關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