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後駕駛

酒後駕駛 致死應以謀殺罪起訴

無論台灣定香港,有一個極為困擾嘅罪行,刑罰一直都係過輕,但依家一直都係好難修例,至少喺依家情況係,呢個就係 酒後駕駛 引致他人死亡。依家一般香港係告危險駕駛,或者誤殺,但未告過謀殺。

酒後駕駛 與謀殺無異

如果 酒後駕駛 無引致他人死亡,依家都係會監禁同釘牌,由於未引發任何死亡案件,所以判監三年(最高),以至終身停牌,都算係合適嘅刑罰。但對於 酒後駕駛 引致他人死亡嘅案件,呢個一定係要嚴刑看待,係必須以謀殺起訴,係唔係終身監禁就另一個問題。

首先,依家好多 酒後駕駛 者,都話自己無醉,所以可以揸而脫罪,呢個係因為依家 酒後駕駛 嘅酒精含量嘅標準太低,所以係要相應修例,就係酒精零容忍,你揸車嘅,唔該一啖都唔好飲,咁就唔會有人飲完酒仲心存僥倖,以為自己無醉,跟住喺路面危及任何道理使用者嘅安全。當你明知自己飲咗酒,有可能對道路安全構成風險,仍然走去揸車,喺思想元素上,我真係睇唔出呢種做法同謀殺有乜分別,只不過無謀殺個別人士,但呢種魯莽行為,其實同隨機殺人係完全無分別,既然隨機殺人,都可以列為恐怖主義分為,以謀殺論罪嘅,點解酒後駕駛唔可以謀殺論罪,喺大家都充分了解到酒後駕駛後果嘅今日。個個都話被醉酒佬撞死嘅家人太慘,呢種同情係唔夠囉。

酒後駕駛 一直難以修例,因為好多 酒後駕駛 嘅人,唔係職業司機,職業司機反而唔敢 酒後駕駛 ,畢竟會有第三者覺唔妥阻止,同埋一旦出咗事,係賠到跳海都唔會掂嘅問題。依家好多 酒後駕駛 者,根本係一啲夜晚去蒲或應酬果班友,而當中涉及唔少政客、中上層人士、權貴子弟甚至富二代,所以喺呢個真係「階級問題」嘅情況下,一直都無人提出 酒後駕駛 引致他人死亡,係應該以謀殺罪論處,而唔係用誤殺或者危險駕駛論處呢個問題。而呢啲「階級問題」,當然唔會有左膠提出,恕我口臭啲講,左膠隨時自己都可能係 酒後駕駛 其中一個犯事者,又點會敢提出以嚴刑論處 酒後駕駛 呢個問題。

但呢啲道路炸彈,我覺得公眾忍受得夠,飲大咗仲揸車嘅人,幾時至承受佢地應承受嘅代價?

One thought on “酒後駕駛 致死應以謀殺罪起訴

  1. 關島現時做法係,如果發現你醉駕時車內有小童,會加告虐兒;而亦有例寫明車內唔可以有開咗嘅酒(無論是否由駕駛者飲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