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歷史扭曲的人性

近日看新聞,真的隨時有倒盡胃口,以及對人性充滿疑惑的可能。兩宗凶案,一宗徐步高案,一宗趙承熙案,令你感到來自近代史出現最暴戾屠殺的東方,充滿著你難以猜度人性的人物。

由徐步高死因庭聆訊來看,三宗案件是否與徐步高與涉,大家定斷,但徐步高很有可能是一個走向了法西斯主義思維的人,而這又與他印尼華人的身分,以及在中國和香港社會遇到的挫折息息相關。徐步高有德語系文化的嚴謹、縝密和大膽,但同樣地,他亦不幸把德語系文化中的殘暴發揮至淋漓盡致,令他成為香港歷史可能最有哲學頭腦的涉嫌犯罪者,而這亦是最令人不寒而慄之處。

趙承熙出自南韓,南韓因身處中、日、俄大國之間,出現像二次大戰前德國人般的暴烈思維自不待言。而他去了美國,作為中下階層的少數族裔成員,加上南韓的文化,他到底出了什麼狀況,其實大家不難了解他為何寫出極為暴力的劇本,甚至在自殺前,寄一包充斥暴戾思想的錄像宣言。他並非一般的青山病人,而是變成了殺人狂。

東方屢次發出扭曲人性的血案,還未計中國留學生以往亦涉及不少殘暴血案(否則何故第一時間大家懷疑中國學生),以及越南幫會在海外殺人不眨眼的表現。過往因冷戰造成東方悲劇,造成的扭曲人性,債幾次清得了真的只有上帝才知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