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廈將傾(二)

假如我是當政者,面對AIG甚至花旗銀行都不見得穩陣的情況,中國成街都係毒奶粉景況,以下膠到無朋友的問題,恐怕絕對要第一時間去解決,否則後果堪虞:

1. 依家香港有唔少市民的強迫金,由友邦或AIG管理,究竟政府有無應變方案俾市民

2. 依家香港有唔少市民的保險,係AIG或友邦,政府有無應變方案處理,因為果度係唔少人的積蓄

3. 如果仲有保險公司或大銀行出事,政府可以頂得幾多?

4. 港元係同美元掛鈎,香港股市又同中國股市息息相關,如果有國際大鱷出沒,政府有無準備打鱷

5. 香港好多奶類食品係由中國進口,有無打算全面抽查所有中國製的奶類食品

6. 香港政府有無打算搞個腎結石普查,查下香港有幾多人三聚氰胺中招都唔知

7. 如果香港成棚市民腎結石,政府打算點收科?

8. 大批中國民眾南來買奶類食品,究竟政府點保證香港供應係正常?

我可以講,依家做當政嘅,小心甩頭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