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粗口-min

港鐵根本管唔到乘客講 粗口

港鐵附例依家正進行檢討,其中一項係打算放寬講 粗口 嘅罰則,只有講 粗口 講到令人反感程度至可以出手罰人,而唔係好似依家咁,爆粗係要罰嘅,譚香文果單告人講 粗口 告到有人真係被人罰撚咗,成件事極度小學雞。可能因為太膠,所以港鐵都無得唔修例,因為香港真係有粗口法西斯,聽到 粗口 會身都痕。

香港根本係 粗口 漫天飛舞嘅城市

其實,香港係一個 粗口 漫天飛舞嘅城市,好似《志明與春嬌》最初可以紅,唔只因為寸鳩控煙辦班友on9,仲因為成套電影無處不在嘅粗口對白夠真實,所以啲人至話變撚咗合拍片嘅《春嬌與志明》無晒果種味道,香港人日常言談,由以前到依家都係粗口漫天飛舞,你睇馬家輝近年被人力捧香港三部曲第一部《龍頭鳳尾》,直頭成部小說 粗口 貫穿其中,係連篇序都係叫《歷史就係賓周》。無錯,香港唔講 粗口 係生存到,喺2008年之前,我係唔係太講粗口,唔好講好似依家咁,每日寫評論連粗口都寫埋落去咁生龍活虎。但現實係,無 粗口 果個係香港嚟,邊個人真係做撚到,喺港鐵講電話一句屌字或撚字都唔講,真係仲難過喺紐約地鐵聽唔到有人講f-word,或者喺ibank嘅trading floor,幾百球,幾千球美金嘅交易,係一堆 粗口 中此起彼落,一場股災都可能由一個屌字開始。

乜嘢叫講 粗口 講到令人反感程度,根本定義唔到,既然定義唔到,即係執唔撚到法,執唔撚到法,就不如刪咗條膠law佢,免得港鐵職員難做,畢竟香港仲係有啲人唔明白,大家身處一個連文學、電影都 粗口 四起嘅暴躁城市,如果呢個城市唔係俾共產黨管到咁撚變態,大家壓力咁撚大,我真係唔信香港啲 粗口 會盛行到唔講 粗口 ,反而唔撚似好自然咁講嘢嘅程度。

至於喺鐵路裡面飲嘢,喺鐵路裡面飲用含酒精飲品,呢個係嚴禁,日本就係太鬆,搞到醉酒佬喺鐵路裡面搞出人身事故出嚟,基於鐵路安全嘅理由,我支持禁止飲用任何酒精飲品,只不過,無酒精飲品,我傾向不如唔禁算喇。至少可以有豁免係,BB飲奶,以及服用藥物(醫療理由)飲用清水,應該可以豁免,免招爭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