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桂思-min

鄧桂思 案:捐肝問題條界點定

鄧桂思 因獲得素未謀面熱心市民捐活肝,得以進行肝臟移植手術。但 鄧桂思 涉及嘅連串法律同道德討論,依家至開始。其中,郭榮鏗大律師、國會議員以緊急立法方式,臨時放寬未滿十八歲人士捐贈器官限制,呢個最有討論。另外,有腦幹死亡人士家屬拒絕捐肝,又係好具爭議性。

救人一定最大,但點最大

盧寵茂講到十八歲果條界係神聖不可侵犯,批評郭榮鏗罕見得到政府同土共一致支持嘅緊急立法。我唔明盧寵茂條友9up啲乜,當 鄧桂思 狀況係exhaust the last resort嘅情況下,國會緊急立法救人有乜問題,唔通盧醫生認為 鄧桂思 為保住你所謂嘅神聖不可侵犯原則而死,咁又好合理?呢啲友仔根本係冷血,擺其他人嘅命,保住自己「原則」,仲要講到自己好偉大。基本上,郭榮鏗嘅緊急立法,係合符作為一個立法會嘅基本責任,大家選國會議員出嚟,係期望喺重大時間,出手使用尚方寶劍去令問題得到妥善解決。好彩盧寵茂唔係政客,否則就真係死得人多。呢次高永文醫生,亦做咗作為局長應有嘅決定。

至於腦幹死亡嘅病人家屬拒絕捐肝,我咁睇嘅,如果果位病人生前有簽署器官捐贈卡,除非有合理理由,證明器官捐贈卡喺神智不清,或被迫簽署,或有人仿冒,否則有器官捐贈卡情況下,我唔明家屬有乜合法理由去拒絕捐贈。我反對強制捐贈器官,但政府應該令器官捐贈制度擁有等同遺矚嘅法律效力,一旦出現腦幹死亡情況,除非家屬可以有充分證據推論器官捐贈登記係偽造,或神智不清情況下簽署,否則醫管局可以立即作為遺產執行人,並同喺家屬拒絕提供器官情況,向法庭申請緊急命令,命令家屬交出遺體以作手術用途,可以動用警察執行由法院發出嘅手令。有法院把關,加上必須有簽署器官捐贈卡至可以做,咁就可以平衡當事人意願,同救人嘅問題。有部分老人家果種一定要保全屍嘅講法,如果當事人無簽捐贈卡,咁尊重每個人嘅宗教,但如果有簽捐贈卡,呢個其實同拒絕執行遺囑無異,法律必須喺維護當事人意願同確保公共衛生之上採取適當行動,咁樣立法係比較似樣嘅方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