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七小福-min

種族中傷係刑事罪行,平機會會唔會對 南山七小福 作者出手

香港啲有錢佬,為咗自己掠水,真係有十萬八千個賣港方式。有位闊太叫朱穎詩,扮晒係童書作者,出咗本 南山七小福 系列嘅童書,竟然係煽動仇日,配合共產黨洗腦由娃娃抓起嘅仆街政策,仲要厚面皮度,自己做咗膠嘢唔認,真係核突到一個點。

南山七小福 搞種族中傷係要找數

我好明香港啲有錢佬嘅算盤,叫個老婆出 南山七小福 一類荼毒細路嘅書,問完張曉明邀功,就可以攞各類著數,例如地方省市嘅人大政協位,或者一啲中國嘅生意機會,咁做成本唔高,睇落,至少唔駛好似何柱國咁,要出份報紙咁大陣仗先,而且中聯辦又一定好高興。

只不過,何柱國咁貴搞份報紙梗係有原因,因為報紙有班專業人士同佢把關,至少出完膠嘢唔會有太大手尾跟,最多被人誹謗賠錢,佢賠得起,但依家朱穎詩出嘅 南山七小福 ,蓄意醜化日本人,並煽動仇恨,呢個係屬於《種族歧視條例》之下種族中傷嘅罪行,呢條罪我講過好多次,係絕對有手尾,如果平機會認真做嘢嘅話,係監都有得坐。只要有日本人,或者香港人,向平機會投訴朱穎詩,我真係留定名,買定花生,想知平機會最後點處理呢啲刻意中傷日本人嘅所作所為。如果平機會唔處理,就將 南山七小福 成本書譯成日文交俾日本駐港使館,由日本政府親自同中國政府或香港政府交涉,究竟呢啲種族歧視問題,你班友處唔處理。

日本二次大戰嘅軍票問題,以及入侵東亞諸國嘅責任問題,毛澤東同蔣介石兩條友自己以德報怨在先,本來就唔怪得日本人唔再認數。就算要處理,就應該用歐洲嘅處理方式,歐洲佬無國家會公然主張仇恨德國人,或德國政府,有乜責任係一條條講清楚,好似軍票問題,應該點分期兌換啲軍票。而日本政府要道歉,點樣喺唔涉及天皇面子問題下解決,呢個要理性去解決。但可以肯定係,中國未係一個民主政府之前,呢啲問題無辦法認真,中共就係只係想用歷史舊債煽動狂熱民族主義,但如果真係同自衛隊打,中國解放軍係唔夠自衛隊打,因為一班無紀律嘅黨軍,點可能同一班有紀律有科技嘅國家武裝力量打,呢個係簡單不過嘅道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