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論該做什麼?

首先,事先聲明,我的政論寫得並不什麼出眾,我只是用一個讀者角度來看待。

有讀者在這裡提到,為何社民連興起這樣阿媽係女人的問題,香港傳媒都煞有介事分析一大會?因為香港傳媒,很多都不知政論該是有什麼要求。

就我這個讀者而言,我會期望的政論有三種:

1. 前瞻性:我可以由那篇評論中對現象的解釋,所歸納出的結論,推算到未來的發展方向。如果不能推算到未來發展方向,我為何不看記者報導。

2. 提出問題:提出一系列決策者和讀者應該留意的問題,指出這些問題何以是問題,然後讓讀者思考,或乾脆自行提出解決方案。

3. 解決問題的方案:提出現有問題的解決方案,或者可行決策建議,希望做得好一點。

第二類文章,查實是很有參考價值,但這需要寫的人有觀察力,而且有戰略頭腦才寫得出。《紐約時報》在9月10日刊登Philip Bobbit和John C. Danforth合寫的Questions of Security,列舉美國所有總統候選人,以至選民眼前要考慮的戰略和反恐問題,是一篇不錯的文章,去了解美國當前的處境,以及作為一個政論家應有的洞悉力和責任。我看過香港類似文章,當推林忌在去年三月十九日寫的《泛民的三個戰略問題》。

我個人傾向寫第一和第三種,當然與我的工程師性格,以及社會科學學者出身有關。

如果寫政論只是得個鬧字,很老實說,聽名嘴鬧人仲暢快,駛鬼睇報紙。

延伸閱讀:
Philip Bobbitt and John C. Danforth, Questions of Security
Clark Kent Ervin, All Too Quiet on the Homeland Front
林忌:泛民主派三個戰略問題

2 thoughts on “政論該做什麼?

  1. 我比較喜歡第 1 , 2 種,通常第 1 種較難遇到,但很少會寫得差。第 2 種很考功力,偶然才會遇到不落俗套的。問問題也有分開幾類,一類較貼近前膽設問,另一類則是深入批判而後反問,還有一類是刺探式切入盲點。

    解決方案是不必要的,列舉成例,或是說說故事還可以。由報社主筆自行建構的方案,極少值得參詳。中文報界,能有多少個林行止?

  2. 1. 第1種較難遇到,因為不是太多寫政論,要求自己寫的時候,要合符科學方法。

    2. 所以我列舉的例中,香港只引林忌,在英文世界,這類政論不少。

    如果論看到一些盲點,繆美詩她是能發現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所以我本月推介故意開條RSS來推廣是有原因。博客都要講一講編輯方針。

    3. 是以往報社主筆,甚少要求自己也有決策者的水平之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