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獨立?

南方都市報
C03 | 天天財富蚤特別報道 2008-09-11

假如廣東是一個獨立經濟體……

以購買力平價計,位列世界第14名 立此 存照

【編者按】

渣打有渣打的視角,在其9月8日發佈的報告中,“純粹出于趣味性”地將廣東作為一個獨立的經濟體,放置在亞洲乃至全球的位置上進行考察,在平日不多見的坐標系中,呈現出別樣的景致。

讓我們想象一下,假如廣東是一個國家,或者說,假設上海、四川等所有的省、直轄市、自治區都是單獨的經濟體,我們可否通過一些比較,看看它們在亞洲,乃至全球經濟中處於怎樣的位置?本報告中,我們將嘗試從局外人角度,以一種新的方式來觀察中國,她的財富,以及仍未完全擺脫的貧困。

我們將分三步做:第一,將各省份視作獨立的經濟體,這純粹是出于趣味性———當然不是鼓吹中國分裂成31個獨立國家。你將看到,從中國之中,差不多可以看到整個世界的影子。我們將以購買力平價(PPP)和市場匯率(MER)為基礎,比較各省經濟狀況,並與世界其它國家一起排名。我們發現,在全球最大的50 個經濟體中,中國有6個省赫然在列(以購買力平價和市場匯率計),“廣東共和國”將成為世界第14大經濟體(以購買力平價計)。

第二,我們將比較中國各省和其它國家的人均收入(以購買力平價計),這一指標有助于我們瞭解各地人民的生活質素。結果發現,上海人的平均收入與匈牙利人和波蘭人差不多(一些認為上海已經非常富裕的讀者,可能對這一結果失望),而貴州人的平均生活水平和尼日利亞人相當。

第三,我們要強調一個事實,過去幾年中,中國各地經濟總量都在持續增長,且增速驚人。當今中國經濟發展中存在的失衡問題不再基於沿海地區與內陸地區的差異,而是體現在城鄉之間的失衡。

6沿海省經濟總規模超加拿大根據我們的測算,假如廣東是一個國家,按市場匯率計算,其GDP達4040億美元,排名世界第23大經濟體,相當于挪威,更令人吃驚的是,與沙特阿拉伯相近(廣東有發達的製造業,而不只靠能源開采,因此實力事實上比沙特阿拉伯要強很多)。如果以購買力平價計算,2007年廣東國民收入達8890億美元,世界排名躍升至第14位,一省的經濟規模甚至比土耳其或印度尼西亞都要大。

如果從地理位置上做一個劃分,把6個沿海省份———廣東、山東、江蘇、上海、浙江和福建加總到一起,則沿海地區經濟總量按市場匯率計算價值16000億美元,超過西班牙或加拿大的經濟規模。實際上,中國的沿海地區加總起來將成為世界第七大經濟體。以購買力平價計算,沿海地區2007年生產商品和服務價值 35340億美元,比印度單一國家還高出18%,將位列世界第三大經濟體。而中國的GDP達79270億美元(以購買力平價計),位列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接下來,我們進一步來看中國各省的購買力平價GDP,我們列出了各省的世界排名(見C2版)。廣東排第14位,山東排第19位(沒錯,我們也很驚訝),接下來江蘇和浙江分列第25位和第29位。排在最後的西藏,購買力平價GDP排名世界第175位。

同時,我們也可以在亞洲經濟體內重新做一個排名(見C2版)。讓中國各省與日本以外的亞洲經濟體進行對比。韓國的購買力平價GDP仍在亞洲國家中遙遙領先,廣東排名第二,印度尼西亞和澳大利亞分列第四、第五位,隨後是山東和江蘇,之後是中國其它省份。按照這個方法比較,菲律賓在亞洲的排名降至第16位,而越南則跌出亞洲前20之列。亞洲前20名中,中國大陸省份占了12位(如果算上香港特別行政區和台灣的話,則共占14位)。

我們再將中國恢複為一個整體,不難理解為何中國日益成為亞洲的中心。以市場匯率計算,中國GDP“僅”占亞洲地區GDP總額的28%。但以購買力平價計算的話,中國明顯處於主導地位,占比達45%,而日本只占31%,其它亞洲國家則占24%。

貴州人均收入不足上海1/10本部分我們將著重分析人均收入———將中國各省的人均收入與其它國家做比較。

根據國際比較項目(ICP)的最新估算以及2007年各省經濟數據,以購買力平價(PPP)計算出各省的人均GDP。為便於比較,假設全國物價水平相當。這種粗略的匡算遠不能反映城鄉之間收入差距的真實情況,況且各省的人均收入數據中,本身就已經掩蓋了省內生活水平的差異。然而,這簡化的運算仍然揭示出全國經濟發展水平的差距。

以我們的測算結果,從經濟上說,上海人生活品質位居全國最前列(當然如果把深圳從廣東拿出來單列的話,深圳人比上海人更富一些)。2007年,以購買力平價計,上海人均GDP官方數據為18722美元,北京和天津分列第二、三名。不難理解,單個城市比省份更容易錄得更高的人均收入。在省份中,浙江于 2007年以10677美元的人均GDP領先,排在其後三位的省份分別是江蘇,廣東和山東。9個省的人均收入在5000美元-10000美元之間,7個省在4000美元-5000美元之間,只有甘肅和貴州省的人均收入不足3000美元。

那麼這一收入水平在世界上處於什麼位置?比如天津的平均收入水平跟阿根廷人或土耳其人差不多(當然這是非常粗略的估算),新疆人和山西人的購買力與危地馬拉人和約旦人相當,最窮的要屬貴州人了———人均GDP只有1976美元,生活水平相當于尼日利亞人、塔吉克斯坦人和柬埔寨人。中國各地區收入差距非常大,上海的人均購買力是貴州同胞的9.5倍。當然,人均數據本身也掩蓋了同一省份、直轄市內部收入失衡狀況。

中國各省人均購買力

與其它國家相比

■鏈接

最後要提到一個我們經常被國外讀者問到的問題,中國怎樣解決東部沿海地區與內陸省份經濟發展的失衡。數據告訴我們,至少到目前為止,這種對地區間經濟發展失衡的過度憂慮是不必要的。從各省2005年-2007年名義經濟增長率中不難看出,所有省份均錄得經濟增長,似乎經濟增長率與2005年各省人均收入水平沒有顯著相關性。

必須要承認,當採用省份收入數據,而不是家庭收入數據,進行任何橫向比較,不論怎樣都是有問題的。一些最貧窮的省份經濟增長非常快:2005年-2007 年,貴州GDP增長62%,甘肅GDP增長了65%,當然,這些地區經濟增長起點很低。可以看出,與東部沿海和西部的差距比較起來,城鄉之間的失衡是當今中國經濟發展中更為棘手和嚴重的失衡,城鄉二元經濟結構及其弊端的解決是中國長期面臨的艱巨挑戰。

====
《南方都市報》的文章,當然不是在探討中國貧富差距問題。事實上,這文章觸及一個大禁忌:「為何東南六省要長期負責養起中國的任務?」這問題,過往沒人敢提,特別廣東,因為廣東有本身的語言體系,特別香港語文嘅出現,在歐洲來說,這根本是分離主義的溫床。

政治權力與經濟實力出現重大差距,北京長期控制政局,加上廣東有本身的語言系統,搞得不好這篇文章隨時成為誘發廣東民眾考慮廣東獨立的溫床,一如台灣獨立一樣。當廣東是世界首五十大經濟體時,那怕買不到武器?隨時美國、英國武裝捍衛廣東也可以。

我不知《南方都市報》那位編輯膽大包天如此,但這篇文章引申的政治後果,是相當嚴重。

15 thoughts on “廣東獨立?

  1. 那麼這文章能不能算入汪洋所提出”思想解放”的框架之下? 雖然就算以此來說, 這個玩笑實在玩的太過份… 還是老總不想做下去了?

  2. 以中國傳媒人之聰明,搏炒唔係咁搏。

    這看來汪洋是想搞點新意思的,這新意思背後有何意義才是最值得猜度。

  3. I wonder when Guangdong separatism becomes a visible sentiment and even support from the local Communist hierarchy, will the HK local indigenous Communists still stand by Beijing or will they switch allegiance to Guangdong?

  4. I would think if Wang Yang’s idea of thought liberation is becoming the main tone in Beijing. If it does, the communist dogs here will only change according what the Beijing leaders are thinking.

    I hope it’s true too. But this is communist China…

  5. To Joel:

    對土共而言,這將是艱難的抉擇。

    因為香港土共與廣東共產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特別是摩總(今天汽車運輸業總工會),以及東江縱隊。

    可能土共內的福建幫會有不同意見。

  6. Joel:

    I’m not too optimistic about the prospect of local Commies siding with Guangdong when things happen – for all their link with the old Guangdong factions and their ethnicity (Cantonese!), they are now basically “fed” by the top bosses in Beijing…

  7. I’ve always thought HK independence, while ideal, is just politically, economically and logistically impossible. HK is just a city, and unlike Singapore, the PLA is more ruthless than the useless Malaysian army.

    On the other hand, Guangdong, or even SE China separatism, can be feasible, as long as someone can think of an idea to get the local PLA garrisons to rebel.

  8. Please study China history carefully, separated South was extremely rare. Once in the ancient times, 趙佗南越國 last for a few decades. If you count Three Kingdoms as one, last for some decades.

    A independent Southern state is only possible under one situation. It goes like that:
    1. economic growth continues, largely concentrated in Canton.
    2. central government fails to control the economic growth and corruption.
    3. rich and poor gap grows further.
    4. an ambitious, power hungry man rise in power in Canton, possibly a PLA general.
    5. Canton independent.

    However, it will be a undemocratic but (interestingly) more free Southern Kingdom or Southern State of China….

    my two cents

    Chinese likes to dominate and kill their own people.

  9. 廣東在中國歷史裏,長期處於主流之外,是南蠻,瘴癘之地,流放邊疆之処。廣東遠離北京,皇帝就在邊陲的廣州設通商港口,施恩與番邦商人,19世紀后,歐人大擧東來廣東的地位才日益重要。

    廣東在中共體制下也頗爲獨特,全國電臺電視臺都用普通話,只有廣東省享有特權,用廣州話辦電臺電視臺。

    八,九十年代,香港強勢的時候,廣東以香港為楷模,由於語言一樣,珠三角表叔在外省和外國,每每喜歡充香港人。

    廣東人在人類學上屬越人,與中原漢人,不同文,又不同種,人種上廣東人與越南人是近親。只是歷史的原因,廣東納入中國版圖,而越南成爲外國。大家見到越南人的長相,其實與廣東人同類,廣東人外表與北佬北姑差別反而更大。

    由於種種不同,廣東人生離心一點不奇怪。

  10. The current economical and political situation is not possible for a Canton independent, especially the communists using the Olympic fever to promote patriotism.

    Independence requires economic power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 leaders”. In China, politics has been and is iron man politic – that is, individual character shapes the nation – from ancient times to now. Given the right condition, the weak leaders lost control and the will to control. A strong leader in South will be the key for independent.

    Throughout history, China is kept as one country is a miracle. Two forces to keep it together are brutal army and super complicated control policy in the government level. But in fact, some will argue that China was a state with many states in most its times. 山高皇帝遠, 土皇帝 is the expression. Qing and Ming kept the country together for a brief time. In the modern times, the communists is most successful to keep the country in one piece. For now, it has the modern technology and patriotism to play with. Regionalism is the norm. Independence may not be practical.

    To answer your question. the provincial autonomy is greatest ever. The central government is the middle man – Imagine a mafia boss talking in a round table with a bunch of cartels – if you prefer, a father try to keep the house running with a decade adolescence kids fighting for everything.

    聯省自治 is here and now economically – what Canton triangle or Shanghai regional economic zone! The only difference is in the name politically.

  11. 我倒不這樣認為,不要說內地人長期受哪種教育,就是在香港,也沒多少人像你般講港獨。
    所以我不認為這樣會令廣東人想獨立,亦犯不著跟解放軍打起來。

    不過,以廣東的生意人特性,利用這些「獨立數據」向中央多討特權,倒是很有可能的。
    既然歐洲人懂得說「不出代議士不納稅」,廣東人也大可要求有更大的政治/自治權力。中央亦可能在不損面子的情況下,以很體面的名義給予(否則就算不獨立,廣東如果老是不合作,也很麻煩)。當下放權力亦很可能令人民的權力增加(例如選舉人大代表、省市長選舉安排等),因為廣東省的諸侯大有可能以「落實民主」為藉口爭權。

    中國的民主是否可能這樣開始﹖
    我對所謂的「思想解放」會如此理解。

  12. 我是潮州人,倘若照此逻辑,岂不是我们潮州人也应该成立一个“潮州人民共和国”?因为,不可否认的是,潮州人拥有自己独特的语言,独特的文化,独特的心理。但是,另一个不可否认的是,潮州文化是属于中华文化的一支。潮州地区独立于中华帝国之外,我认为是弊大于利。君不见,独立的欧洲各国现在正在努力建立一个统一的欧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