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min

柯文哲 評香港同新加坡:一半啱一半錯

我成日話,我係唔會,亦唔應該從政,因為亞斯伯格症嘅人去從政,真係關公災難救極都唔完(我係好明顯嘅亞斯伯格症人士)。 柯文哲 某程度,我當佢係我嘅一面鏡。所以 柯文哲 啲口臭或政治不正確言論,我多少都明白同諒解,亞斯伯格症嘅人,認為只不過係有果句講果句。做評論人梗係無問題,但做政客,幾乎係死得,佢做總統,台灣外交部會好唔得閒,千祈咪搞,呢樣嘢 柯文哲 好難改。

柯文哲 講完香港,似乎覺得自己未講完,今日又講,話香港無自由無民主,而新加坡係籠裡面嘅金絲雀。作為一個同時熟悉兩地嘅人,我只能講, 柯文哲 講一半係啱,但一半係錯。

柯文哲 講錯喺邊度,講啱喺邊度

先講新加坡,如果話李光耀在生果陣嘅新加坡係籠裡面嘅金絲雀,呢個係錯嘅,因為純粹係籠裡面嘅金絲雀,根本應付唔到二次大戰後英中惡鬥,大家要明白,新加坡獨立成個過程係一個與敵同眠嘅過程,只要運氣稍稍欠佳,李光耀同一眾人民行動黨人就全部喺南洋餵鯊魚,呢個我可以用我南洋人嘅身份講番明件事。但今天嘅新加坡人,如果再遇到呢種惡鬥應唔應付到,我覺得係有保留,李顯龍或者仲應付到,但李顯龍後嘅新加坡會點,其實新加坡人自己都擔心,大家都知,新加坡我呢個年紀係未有合格嘅政治人物,唔通由香港入口一堆國會議員入去咩?

講番香港,香港唔係無景點,係香港旅遊業界班仆街搞衰件事,我諗我稍後會喺台灣報紙討論番。香港人無自由,無民主,當然英國政府同中國政府都有相應嘅責任,但香港人有無責任。首先,黃梓謙唔該收聲,做pro-communist candidate,我無叫你fuck off已經係好客氣。另一方面,香港一大堆業餘政治客,只講道德,唔講策略,同明亡果陣果啲平日清談了得,有事乜都唔得嘅所謂讀書人一樣,無錯, 柯文哲 講嘢好難聽,但你自己泛民連民主回歸果條J數都未找,就唔好意思發嬲嬲。

當然,2014年遮打革命,反映香港人有爭取自由嘅靈魂,食七十幾粒催淚彈。當然, 柯文哲 有資格話香港人未夠班,大家要記住 柯文哲 另一個背景:228屠殺受害者嘅後人,佢講起佢祖父嘅死仍然會流淚,228果陣蔣介石殺人係無人性(所以佢保留蔣介石像,無人敢話佢,其實 柯文哲 有佢好了解克倫威爾嘅一面)。亞斯伯格症嘅人,會對好多往事記得好深刻,成為影響佢做人處事嘅一部分。

我諗,我評論 柯文哲 最大優勢,係我容易代入佢嘅世界,因為呢個世界嘅人唔容易了解亞斯伯格症患者嘅世界觀,仲要寫番出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