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勤都唔駛返中國

南方都市報
惠州讀本蚤珠三角 | 八新聞 | By 莊樹雄 2008-09-10

港新議員蹩腳英語遭嘲笑“try our best”說成“try our breast”(試試我們的胸部)

本報訊(記者莊樹雄)不會說英語不要緊,但說英語出現錯誤,而且是跟“breast(胸部)”有關的錯誤,那就麻煩大了。前天香港一名新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就因為將“try our best”說成了“try our breast”,引來笑聲一片。

兩天前,當香港立法會選舉結果公佈後不久,數名記者採訪了新當選的新界東候選人陳克勤。其時有一名外國記者問他,對本次選舉結果是否感到驚奇。陳克勤說,“It is a little bit surprise for us buter…we will try our ‘breast’ to…er..

.er…er…still…try our ‘breast’ to…er…not just to criticize the government…”

在簡單的幾句話的回答中,陳用了六個er,這已經足以引起“關注”。但更嚴重的是,不知是發音不准,還是用錯單詞,陳克勤竟然將並不復雜的短語“try our best(盡我們最大的努力)”說成了“try our breast”。因為breast是胸部的意思,這個短語直譯就只能是“試試我們的胸部”了。

雖然這個經典的英文回答長度沒超過半分鐘,但細心的觀衆還是在電視中發現了它。不久就有好事者將這個片段發佈到youtube網站上。資料顯示,陳克勤1976年出生,2003年于香港中文大學法律與公共行政學碩士畢業。因為陳克勤的高學歷,並且聲稱曾在美國雪城大學修讀,這使得網友對其不合格的英文感到不滿。

====
膠到全廣東都知,陳克勤都算前無古人,日後佢點返中國呢就連我都想問佢。

不過中國民眾不知係,養大陳克勤呢條茂利,令佢入到立法會正係中國共產黨,每年用幾多經費嚟養X建聯。《南方都市報》,呢點就唔敢講喇。且怕中國民眾知道呢點,分分鐘仲慶過我地班香港人,真係X建聯最無恥。

3 thoughts on “陳克勤都唔駛返中國

  1. 如果呢篇野響大陸流行, 可能會影響到中大postgraduate school 來年既內地收生人數, 其實也未嘗為壞事呢。

  2. 影響收生人數肯定自不待言。

    不過,我自己對這件事背後那種「語言納粹主義」傾向是有憂慮。

    在西歐和美國,如果有人夠膽拿新移民的口音開玩笑,還要開得那麼大,有可能引發種族糾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