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拳道-min

星期日休息: 騎士道、士道、武士道、 截拳道

李登輝寫嘅《武士道解題》,一直係我多次反覆去睇嘅一本書。如果香港人作為民族,無自己深層修煉嘅一種「道」,呢個民族好難談得上偉大。西方有共同嘅「騎士道」,宋王朝喺崖山海戰覆滅前嘅中國,有士道,日本有武士道。李登輝意圖喺台灣引入武士道,當然台灣無幾個人睬佢。但香港好陰差陽錯,一次選戰,雖然曾俊華輸咗特首,但曾俊華喚醒香港民族其中一個基本精神: 截拳道 ,將 截拳道 哲學應用喺同中國嘅政治對抗,影響深遠。

截拳道 並非純武術,而係一種「道」

騎士道、武士道,都係喺正式「封建」制度下,由於武力下放俾特定嘅人,武力作為一種權力,如何恰當去運用,就係一個課題,所以作為有一個有武力嘅人,就有一定做人要求。騎士道、武士道都係咁,但如果呢個做人嘅課題,下放到每一個人,咁又應該點,呢個就係 截拳道 回應嘅課題。當你操練到你嘅一手一腳,甚至思想都係無上武力果陣,使用嘅界線喺邊度,而點樣做人,至可以恰當應用自己嘅能力,呢個就係 截拳道 嘅課題。而李小龍,係現代史上,少數將呢個課題有探討得清清楚楚嘅人,所以李小龍唔只係演員,唔只係武術家,仲係一個哲學家,而且佢嘅角色一如將武士道介紹俾西方社會嘅新渡戶稻一樣,將呢種道理論化,系統化,等後人得以發揚繼承,成為民族深層文化嘅一部分。

以我對李小龍嘅有限理解, 截拳道 至少包含兩種精神,呢兩種精神都係香港嘅根本嚟

  1. 練武以捍衛自由,向不合理制度說不。李小龍電影打破「東亞病夫」嘅素材,其實唔係玩民族主義,佢只不過係反對以強凌弱,係追尋自由。現實裡面,佢喺美國堅持向洋人教授功夫,遭到唐人街武館抵制,當時同出挑戰書要對打,結果俾李小龍三分鐘KO咗,之後無人再敢出聲。呢啲唔合理嘅制度,係要挑戰。而唔係啞忍。
  2. 以柔制剛,隨時勢而動,李小龍有名言正係 Empty your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like water. It can flow or it can crash. Be water, my friend. 呢句用英文講出嚟名言,反而係 截拳道 嘅精髓。對方有乜招數,你可以收番嚟自己用,然後再慢慢玩殘對方都未遲。呢種就需要忍耐和智慧。

而曾俊華呢次選戰,可以講係一場 截拳道 式嘅選戰,曾俊華由頭到尾,表面上都係附和呢場遊戲,23條、831,佢一樣都無缺,佢只係順應人民嘅意願,be water,但佢就算23條、831等向北京讓步,北京都唔俾佢喺高民望下當選,佢順應咗個遊戲,反而令小圈子選舉荒謬突顯晒出嚟,佢超額完成咗梁國雄同梁家傑資深大律師一世人想做嘅事,秘訣係乜嘢,empty the mind, be formless, shapeless, like water。北京從來唔意識到,一個睇嚟完全無殺傷力嘅薯片,竟然為整個香港憲政騙局帶來最致命嘅一擊。對北京嚟講,如果人人都學咗曾俊華果套,以截拳道式嘅手法玩你共產黨,共產黨隨時死咗都唔知乜嘢事。李小龍無錯好追求肌肉嘅力量,以及過人嘅速度,但真係令李小龍喺西方社會享有崇高地位,喺香港都無人要練 截拳道 果陣,竟然有一大堆日本人、西方人要傳承李小龍,靠其實都係思想,亦即係 截拳道 呢種「道」。

曾俊華為呢次選戰作結,係用王家衛《一代宗師》嘅對白,但改咗少少

憑一口氣,點一盞燈;念念不忘,必有迴響。靠着這些燈火,我相信我們必定可以點亮香港的未來。

而佢最後係咁講

聖經這樣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今日,是我公僕生涯的黃昏,但是對於香港來說,我相信是一個旭日初升的黎明。

如果用 截拳道 確立為香港呢個民族立命嘅一種道,香港確係旭日初升,一個早已士道無存嘅中國,僥倖打贏咗中日八年戰爭,結果仍然日後趕唔過武士道仍然存在喺商業世界嘅日本。李登輝想將武士道移植嚟台灣,其實係有佢嘅遠見,只可惜武士道始終無喺台灣經過本土化過程,同 截拳道 係源生於李小龍喺香港街頭撩事鬥非嘅街頭經驗,十分之唔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