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之夏-min

由 官僚之夏 睇到薯粉興起

對一個時事評論員,無啦啦走去寫小說,呢件事極之無厘頭,當然,對薯粉嘅心理治療,固然係我嘅目標,用一個比較處境式角度,去評論時事,亦係我想嘅嘗試,但另一方面,我自己其實好受一本書影響,而啱啱好,安裕喺文章攞出講,就不妨我講埋,呢本書就係城山三郎寫嘅《 官僚之夏 》。

官僚之夏 描劃嘅華人社會美好官員嘅模範

當然,曾俊華唔似 官僚之夏 所寫果種,無止境,無定量工作嘅拼命三郎,做到死果啲日本官僚,但係曾俊華至少做到喺氣氛低迷嘅社會,堅持自己信念,謹守原則。喺遮打革命七十九日之後,果種社會氣氛低迷,梁振英以為自己有權乜都得嘅任意妄為,令香港好多人感到絕對,曾俊華果種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用《 官僚之夏 》中文譯本封面所寫「戰鬥吧!就算到了體力竭盡的那一刻⋯⋯也要為了人民的幸福全力一搏!」這種精神,足以喺華人社會,打遍天下無敵手,唔單只香港、日本,台灣、中國、新加坡,你大概都可以橫掃千軍。

係唔係hea唔係最重要,你平日有幾勤力唔係最重要,最重要係,你有無作為一個士,無論係士大夫果種士,定係武士果種士,為咗原則同人民福祉打到底嘅心態。林鄭月娥無人信佢,因為佢無被人睇到佢果種硬頸,同士道或者武士道有任何關係,大家只係知道佢十分之好勝,但好勝為乜,可能只係為咗please somebody else,咁要人民支持你。至於左膠同熱普城,其實佢地所謂堅持原則,只不過係玩士道或武士道果種走火入魔,變成咗玩牛李黨爭,東林黨爭果啲核突嘢,私怨行頭,人民福祉完全係其次,更加唔好講對支持者負上應有嘅道義責任。士道呢樣嘢,你可以唔同意,至少我作為西方思想為本嘅人,並不完全同意,但如果你要統治儒家文化體系社會,你必須有士道嘅堅持,英國人自己都大抵做到,相反1997年啲領導人,無幾個人有修為。

《 官僚之夏 》裡面啲日本通產省官僚,李登輝,甚至曾俊華,佢地有無數嘅缺點,但呢班至少有一定士道修為嘅人,知道為官者,乜嘢要做,乜嘢要堅持,不溫不火,恰到好處,呢樣係無修為嘅人做唔到。喺日本,或日治時期嘅台灣,有武士道,所以有一群有一定修煉嘅日本官僚,同李登輝。今日由美國發展到香港嘅武學,其實都係一種道,如果武學嘅修煉可以作為振興士道嘅基礎,我認為有幾個好似曾俊華咁有現代武術底子嘅官員係有好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