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向這些人道歉吧

那些何秀蘭盲目支持者,繼續亂作故事,有些事,我必須講個清楚明白。

我支持何秀蘭時,余若薇以至四十五條關注組都未存在。1998年《信報》報慶後,何秀蘭、梁文道、胡恩威和我,四個人認為董建華條白痴殺局很不妥,這時我開始幫何秀蘭,後來加入了前線政策研究小組。當時何秀蘭未紅,她是一個有心在政策的人,確屬事實。

2003年何秀蘭未臨危受命攻打觀龍時,當時她已經就解放灣仔的構想諮詢我的意見,後來我亦在《香港經濟日報》上清楚寫出公民起動的政治構想。所以何秀蘭指她唔夠錢,就唔守觀龍,馬家輝昨天在選舉新聞中心不斷勸我不要再打何秀蘭,但我完全不接受,原因就在這裡。金珮瑋在修頓這麼辛苦,特別在利東街問題上都做到了成績,為何何秀蘭可以千方百計找藉口為她脫逃自圓其說?

到了2004年,根本四十五條關注組的競選團隊,都是何秀蘭的人,Spencer、Ida、劉家儀全部都是何秀蘭人馬,因為四十五條關注組的大狀們沒有選舉機器,但何秀蘭有一隊有選舉經驗的人。Spencer是觀龍之戰的實際操盤手,Ida和劉家儀不知那個星球走出來。

我與四十五條關注組結緣,根本緣於一個簡單到爆的技術問題。在2004年2月,我那時是商台研究員,商台有三個言論節目是我有份,《風波裡的茶杯》我是獨立監察員,《光明頂》我是客席主持、文字寫手(都市日報的無忌是小弟來的)、節目助理都有做過,《薇言大志》我是提供研究文件。而余若薇當年想建網站,我就找了Freeman和買家甲兩個人去看能否幫手,之後才爆出個網台來。

最初我是以既幫何秀蘭、又幫余若薇的好人心態幫協助選戰,但何秀蘭的人馬Ida和劉家儀,對freeman、買家甲,以及很多義工態度奇爛奇差,甚至對freeman有很多不公平評論,而Ida和劉家儀在很多戰術問題上,佈陣極度不合理,我才出聲發表我的異見,但何秀蘭不聽,Ida和劉家儀還不斷攻擊我,這是我徹底對何秀蘭失望的導火線。Spencer後來亦看不去,他亦在選舉後寧願轉去幫湯家驊,就是這個原因。freeman因何秀蘭的緣故沒有幫大狀們拍Video,但為民主黨拍了一套香港政治史上的經典民主黨議會群英Video,這也是民主黨2004年的形象主軸。

我明白馬家輝想結束我和何秀蘭之間文字互轟的苦心,但如果文化界中人,想真的有心化解我和何秀蘭這場不知何時結束的戰爭,何秀蘭當了議員後,不是向我道歉,而是要向freeman、買家甲和其他在2004年受傷害的義工公開道歉,以及制止那些打手們的亂作故事行動,我才認為還有再度合作的空間。如果她認為她當年傷害泛民的舉措沒錯,我會繼續當她為膠五類處理。

====
延伸閱讀:
黃世澤:公民起動掃走民粹政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