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俊邦-無恥-min

黃俊邦 呢類型左膠可以有幾無恥

本來中大學生報選舉舞弊事件,我唔想再寫,因為件事公共性欠奉,本來。只不過,獨立媒體班左膠,特別好似 黃俊邦 呢啲無恥之徒,仲喺度鼓勵師弟從事選舉舞弊行為,我覺得我作為其中一個老鬼,一定要同呢啲都係老鬼搞出嚟嘅歪風對抗,否則中大啲左膠,只會越嚟越面容扭曲,搞到同土共都無乜分別,完全無資格土共喺真正嘅選舉搞掌心雷。

黃俊邦 完全忽略螢係發表虛假聲明

無錯,駢用臥底手段搜證,喺道德上有問題,但本身唔犯選舉法。而螢係虛假聲明,係道德同法律都一樣站唔住腳,喺現實世界,一早要坐監,最高係坐三碌,如果螢呢班友係洗心革面做人,係應該唔好再選學生會或學生報,甚至連院系屬會幹事呢班友都係不適當人士,如果佢地搞社運,我都會有十分嘅保留。你依家 黃俊邦 寫到呢班好無辜咁,究竟呢啲係乜左翼嚟,定係學咗中共嘅手段,為咗保住權力或者奪權,就可以乜都亂寫,乜都亂咁出,呢個仲係唔係當初好多人有份支持果個獨立媒體?獨立媒體係唔係淪為某啲政治集團嘅私器,我十分之懷疑。

喺選舉舞弊呢個行為上,我唔理本土派定左膠,我都係無商量餘地。選舉舞弊就係舞弊,如果可以因為自己「目的高尚」,可以無惡不作,咁呢班友,同中共以及赤柬有乜分別?赤柬當年有幾多喺法國留學,攞法國極高學歷果啲知識分子,結果佢地以為達到自己嘅共產主義理想,可以乜都得,殺人殺得幾勁。而呢幾年,左膠果啲為咗達到政治目的,不擇手段嘅傾向,極度令人擔憂,以往覃俊基呢班友,已經可以為自己嘅政治理想去老屈人地,跟住依家發展到係為咗保住自己嘅權力,可以玩選舉舞弊,被黃毓民教壞嘅唔少本土派,都未做到呢個層次,如果俾呢班友掌握實際權力,我都係第一時間買機票離開香港,因為呢班友一定會有權用盡,甚至比梁振英玩得更盡。

為咗政治理想,將自己嘅無恥同無惡不作合理化,呢樣係最危險,我唔係教大家要做東郭先生,就算係李登輝,喺Hack中華民國呢個過程裡面,都做咗唔少污糟嘢,但可以避免做污糟嘢,都應該要避免。但依家呢班左膠,似走火入魔多啲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