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部長會議:缺乏軍事常識的香港警察

今天與florence於鴻興道閒聊時,談到為何警方在戰略上由頭錯到尾。我答應她,把有關內容整理好,再放上blog上。現在我介紹一下,警方在2005年12月17日與韓農的衝突,如何突顯警方指揮官無腦兼無常識。

1. 警方在軒尼詩道、駱克道沿線佈防是相當虛弱,這有一個戰略上的假設,那是示威者傾向在鴻興道示威區開show,又不想因重兵駐防軒尼詩道,而影響軒尼詩道一帶商戶。事實上,由於鴻興道見到會展,只是想做show的示威者,確實不會硬攻駱克道、軒尼詩道一帶,而是要乖乖轉入馬師道天橋,然後在鴻興道示威。

2. 但警方不知誰人,在12月17日,決定部署水炮,並且先行攻擊根本手無綁雞之力的中大校友開路團。當南韓農民明知鴻興道無法有意義的事可做時,那就肯定會改路線,亦即警方原本的戰略假設已經失效。

3. 警方改變戰略假設,但無相應改變佈防。結果駱克道沿線的象徵式佈防,固然不能抵禦示威者的來犯。軒尼詩道,更成為戰略上的無人地帶。就算警方守住了杜老誌道防線,但由於示威大軍已經另開新戰線。結果大家看得到,示威者以其超卓的體能,迅速抵達菲林明道天橋,然後揮軍直指會展,全程乾淨俐落。而整個戰術失敗,完全是鴻興道亂噴水炮應付的代價!

4. 還好,灣仔區議會最初反對警方建議,將示威區放在修頓球場。根據1217灣仔之役的經驗,如果示威區放在無雷公咁遠的修頓,示威者由維園遊行至菲林明道口,幾乎會肯定在菲林明道硬攻。而菲林明道天橋一失守,告士打道一定癱瘓。而菲林明道是杜老誌、馬師、柯布連等防線中,最闊的一條,換言之,警方能成功守住的機會不大。李明逵應該多謝灣仔區議會。

5. 警察很明顯不知什麼叫人民戰爭。根據毛澤東的游擊理論,游擊隊員必須要與民眾保持良好關係,除了因為就此補給之便,還有人民提供的情報。警方對灣仔居民目中無人,毫無禮貌。但韓國農民一直對香港人友善,結果顯而易見,在場民眾支持韓農攻擊警方,而由香港人提供,拆中環廣場圍板直指會展的情報,更是戰事關鍵所在。李明逵的高儌態度,根本要為整件事的失敗負責。

6. 還好韓農不是無政府主義分子,只要有無政府主義分子,成功用同樣方法攻陷港灣道,然後佔領入境處大樓等政府建築物,甚至放炸彈,未攻入會展政府已經輸掉。李明逵死口話有效控制,簡直是無腦。(這一點,多謝florence提醒)

7. 告士打道也是一個對警方極差的包圍點,除了因告士打道是幹線公路,還因為告士打道太闊,催淚煙不能起重要作用,亦需要大量警方才能完成包圍行動,只顯示警方濫用愚蠢的暴力。那麼闊的戰場,如果韓農有心打,我不認為他們會輸。李明逵還好意思拿來領功,真夠不知羞恥。

8. 如果警方以為鐵馬可以保護他們,他們的天真真的令人畏懼。香港的鐵馬可以防君子,但不可防有心示威的人,這方面台灣人經驗豐富。台灣凱達格蘭大道,國親民眾與台北市警察對峙時,圍欄有整個人般高,正因為鐵馬根本是廢。這次,完全證明了鐵馬可以送去做廢除,還留來阻路幹啥?

這是還好是純樸的韓農,他們只是想示威,不是搞破壞。如果拉登襲擊香港,這一役後,我不相信警方有能力保護市民。有感覺到,李明逵除了搞下三濫手段,根本沒有戰術常識。由他領導警隊,真拿全港市民,以及警察前線人員性命開玩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