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動罪-min

暴動罪 根本係應該要廢除

喺魚蛋革命第一批 暴動罪 檢控後,基於唔藐視法庭嘅原則,我可以評論單案。先姑且唔評論關於 Joint Enterprise (合謀犯罪) 英國樞密院用喺香港嘅案例,喺香港同英國搞出大堆法理,我只係評論 暴動罪 本身,我已經認為應該早日予以廢除,因為本身太容易被濫用,特別遇上梁振英同袁國強呢啲變態佬。

掟磚告ABH都夠,駛鬼 暴動罪

暴動罪喺1970年加入《公安條例》裡面,其實佢屬於新加坡ISA同系列嘅罪行,對付中共及其代理人所訂立,並且遺留至今,大家睇第十九條就明

(1)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

簡單嚟講,當時英國人為咗容易告得入土共,所以整條咁辣嘅罪,問題係,原來非法集結,只要有人用暴力,再加上Joint Enterprise,就可以拉晒成村人判幾碌,豈不是你袁國強做乜都得?沈小民係點嘅官,我唔公開評論,但沈小民嘅判決,明顯受制於《公安條例》過時而且好可能有違人權嘅條文。如果土共有臥底喺任何和平示威搞暴力,跟住一發不可收拾,跟住民陣呀,香港眾志呀,全部食得屎,因為沈小民呢個判決,而呢個係一個有問題嘅案例,再加一條有問題嘅成文法律加乘嘅結果。

所以我好鼓勵上訴,公眾應該支持呢三個人上訴,以及日後黃台仰、梁天琦嘅訴訟,大家都應該去支持,因為呢次暴動罪嘅判決,簡直係為梁振英條變態佬大開中門,而我唔知林鄭月娥上台會用啲乜仆街,如果係湯家驊做律政司司長,大家一定無好日子過,甚至用啲law更仆街更刁鑽,袁國強唔係打刑事出身,但湯家驊係打刑事開始,後轉打民事。而上訴其中一個任務,應該係挑戰《公安條例》裡面嘅 暴動罪 係唔係符合《基本法》39條,以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而呢啲太唔清唔楚嘅法律,為免被當權者濫用,應該早日廢除,因為依家當權果個,正係上世紀六十年代果班恐怖分子,仲要呢班恐怖分子毫無反省,但有權一定用到盡。

但如果唔用暴動罪,按各人行為,告ABH或GBH,我認為律政司可以照告,雖然如果告ABH或GBH,至少唔駛咁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