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向佐

七警 捐款人有涉及被檢控人士家屬,捐款乜可以收?

七警 案果句敬言仁基金,越搞越膠,依家警方都唔敢講 七警 可唔可以收呢堆乜人都有嘅捐款。但有兩筆捐款,如果我係警務處長,一定要剔除,一筆係以陳嵐粉絲團捐出嘅款項,一筆係中國星集團主席向華強嘅款項,唔收唔因為佢地家族長輩嘅問題,而係佢地嘅仔女涉及嘅官司問題。

七警 至少要等向佑案完成終審至可能收取呢筆錢

喺去年七月,向佑被控恐嚇一名拒載司機,罪名成立,被判囚半年,依家保釋等緊上訴,雖然果啲的士司機都唔係好人,但刑事恐嚇始終係刑事罪行,而且有一個好大問題係,向佑依家上訴緊,理論上,向佑同佢直系親屬,同緊政府對簿公堂緊,包括警方。

向家想以德報怨,繼續蔣委員長優良傳統,呢個係佢地嘅事,但件案未能,咁大手筆俾 七警 ,餘款警察福利基金更可能係受惠者,呢種安排不單表面上令政府和警方極度尷尬,亦會令 七警 好尷尬,技術上,向華強同陳嵐咁俾錢,會唔會喺刑事上有手尾跟,亦無人知,因為喺刑事訴訟中,有上訴人俾一筆錢控方,唔係稅務以外款項,點睇都係唔妥。所以我非常之唔明白,點解盧偉聰作為警務處長,唔首先講明部分款項係唔收得,要求捐款人自行處理,我更唔明白,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無乜理由唔知有單嘢佢地仲搞緊,而好似無做任何動作制止事情繼續發生。

如果 向佑 單嘢早過 七警 案有最終上訴結果,向家要對警方以德報怨,佢自己要捐,屆時警務處長再作考慮都未遲,但依家考慮到司法公正嘅角度,喺唔影響上訴人同原告人權益前提下,係唔係依家警務處長就要講明唔要得呢筆錢。呢個已經係一個好strict forward嘅問題,依家唔駛考慮捐款人嘅家族過去,當佢地係普通人一個都好,呢兩筆錢都唔可以收,唔關佢地姓乜事,除非香港政府立心要破壞香港嘅司法制度,但如果用呢種方法去破壞司法制度,實際上對香港社會會帶嚟極壞嘅影響,係唔係每個有案喺身嘅家屬,都可以向敬言仁基金捐一筆錢,呢個會向社會傳遞錯誤訊息,其實係十分之大件事。睇嚟 七警 案已經變成咗對香港嘅全面災難,香港真係多得梁振英唔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