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繼昌-誹謗

梁繼昌 都告得,天字第一號律師信魔人仲唔係梁振英

作為前律師信魔人,我可以講,發律師信呢家嘢,梁振英敢認第二,都無人敢認第一,果然我無睇錯梁振英,梁振英辦公室證實咗,已經入稟法院,告 梁繼昌 喺 UGL五千萬問題上誹謗。

梁振英告 梁繼昌 係唔係用公帑先

其實梁振英要告 梁繼昌 ,大可以等到卸任後告,佢大把時間同律師開會,大可以告飽佢,唔好搞到果啲象徵式賠一蚊,但堂費由控方支付果啲,贏面輸錢嘅膠官司就得(你估高院無咁判過),但依家未卸任都告,我理由懷疑同DQ官司一樣,一係梁振英濫用律政司嘅法律服務嚟告人,一係相關款項可能係公帑支付。呢啲誹謗官司嘅嘢,可以涉及好大筆律師費,一單同公共利益無關嘅事,如果梁振英唔係用自己錢,而係用政府嘅錢去打,呢啲友仔有近乎無限子彈去打市民,呢啲唔係天字第一號律師信魔人,又係乜,叫佢做律師信魔王都仲得。如果單官司係梁振英自己找數,佢嫌錢腥,要俾錢律師賺,係佢法律權利,我阻止唔到,但如果呢單官司係用公帑嚟打,香港市民絕對唔會贊成佢喺餘下任期咁濫用公帑。

有人或者會諗起新加坡,新加坡李家用誹謗官司,其實有個時代背景,就係馬共當政期間,經常無中生有老屈政客,一如梁振英好鍾意無中生有老屈反對佢嘅人一樣,呢啲事情太多,但啲人又會信,所以南洋至搞到律師信滿天飛,以至今日馬來西亞國陣,都係好鍾意無中生有啲嘢老屈反對陣營,而迫到反對陣營出律師信告人,呢個係南洋特定時空之下嘅產品。但香港邊個阻住廉署查UGL案㗎?如果梁振英真係覺得自己咁清白,點解唔學曾蔭權爵士咁,任得廉政公署查呀。由梁振英告人嘅手法,可以反映出,梁振英好怕自己個政協副主席,甚至政協常委個位無咗,如果佢乜位都無,而新特首唔係林鄭月娥嘅話,佢嘅下場隨時衰過曾蔭權爵士好多,所以梁振英至不惜一切,明知 梁繼昌 唔係一般會計師, 梁繼昌 仲係律師嚟,而且 梁繼昌 做果間firm都係大嘢嚟,我想問,向一個做緊大law firm,有齊律師、會計師資格嘅議員出writ係乜概念嚟,係有人嫌錢多,定係政協副主席個位對梁生真係太重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