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min

統監府玩 文革 手段批鬥庫斯克

周融條友啲馬仔,即係幫港出聲嘅人,辯論唔過庫斯克,走去用 文革 手段去佢學校批鬥庫斯克,玩法同林慧思一樣。我對周融喺上環一帶出沒地方都好清楚嘅,係唔係要大家去周融喺上環嘅一堆office抗議,至肯收手。我讀中共黨史最大其中一個得著就係,對付玩 文革 手段嘅人,你必須敢於鬥爭,同善於鬥爭。再玩嘅話,大家唔需要同周融客氣。

面對統監府玩 文革 手段

依家統監府玩 文革 手段,呢個係好清楚嘅,所以唔少人寫政治評論唔出真身,係有原因。我可以用真名,因為我用真名果陣,我已經喺海外(新加坡《聯合早報》)寫嘢,講句難聽啲,我係一個純英籍人士,有廣泛南洋聯繫,亦因南洋聯繫,同中共有一定淵源,你郁我係有代價,但我只能講,我都開始有機會唔安全。

統監府全方位用 文革 手段果陣,你睇到張曉明係當政權保衛戰咁打,不惜一切代價。想搞到庫斯克無咗份工,固然係一個問題。但有熟悉中共嘅人提醒過我,唔搵周融啲友仔郁我嘅話,可唔可以搵爛仔去消滅或令我肉身出問題,一如依家對成報淋紅油嘅情況。如果中聯辦喺3月24日之後失去咗對香港政府嘅控制權,呢個可能性係絕對存在。

所以factwire為保安而眾籌,我本身認為理由唔係完全唔合理,但factwire諗住搵固定office呢個諗法係錯到離晒譜,我個人嘅保安方案,除咗我自己啲internet connection,開始陸續走向VPN化,所有通訊加密晒之外,另一個方向係,好可能大部分時間喺海外運作,只係短時間留喺香港,如果行呢個方向,所需營運成本就一定遠遠超過依家所需,本來我係諗住幾個月後至睇吓情況,可唔可以行呢個方向,但依家形勢嚟睇,因為我係真人真名樣貌出晒,過往有兩次遇襲紀錄,我唔可以話我自己無風險。作為一個有風險嘅人,我唔反對大家用筆名寫,筆名寫最好VPN化,運作喺美國IP進行,而factwire,應該考慮俾記者打游擊戰,基地喺海外為主,唔係香港整個office成為玩 文革 手段嘅攻擊對象。

當然,大家一定要反擊周融,集體舉報幫港出聲嘅page,係一個方法。以攻為守,唔能夠坐以待斃。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