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議院-min

上議院 不惜被廢都要捍衛歐盟公民人權:呢啲就係貴族風範

英國非民選 上議院 ,啱啱通過咗BREXIT法案修訂案,加入必須維護已經喺英國嘅歐盟公民在英權利嘅條款,縱使首相可能廢除 上議院 ,都不惜要阻止政府硬闖。

上議院 嘅勇氣說明非民選議會嘅責任

其實 上議院 嘅騎士風範,香港人一早應該知,點解咁講,我嘅英國公民身份來源,British Nationality (Hong Kong) Act 1997,唔係政府提出嘅法案,係自由民主黨上議院議員Lord Avebury自己喺上議院以私人法案提出,佢一個人好似衝欖球咁衝到底線,最後政府食咗個法案落肚,如果無Lord Avebury,我諗我仲係一個國籍不明人士,一個既無中國國籍,又無印尼國籍,只得一個無英國居留權嘅英國國籍嘅事實無國籍人士。

上議院 雖然唔係民選,但英國貴族講係騎士精神,除咗少數世襲貴族,以及Law Lord(實際係法官嚟),大部分 上議院 都係因為佢地對社會嘅重大貢獻而獲冊封,再晉身 上議院 ,所以佢地有使命感,敢喺一啲議題上,同民選議會衝撞,變成為當代英國人權嘅守護者。當然,呢個有英國文化嘅因素,所以英國 上議院 係眾多非民選議會或議員中當中無一。新加坡嘅官委議員,本來想扮演呢個角色,可惜,有啲嘢真係只能英國人做到,新加坡功效減半。

由英國 上議院 議員嘅捍衛人權作風,你再比照香港功能組別議員,好似張宇人、陳健波、梁君彥,呢啲友仔,講句難聽,真係貌不似人君,用猥瑣核突嚟形容呢班友都無點大錯。英國人係,當權力唔嚟自人民果陣,反而更加戰戰棘棘,英國 上議院 議員如此,英國歷任派嚟香港嘅總督,都係如此,因為權力唔嚟自人民,所以唔敢濫用,因為有自知之明。但香港呢班福佳呢,就係權力點嚟唔重要,最緊要係有咁盡攞咁盡,幫到自己發財仲好,所以香港功能組別議員,大部分得到係惡評,泛民啲功能組別議員,都知自己係necessary evil嚟,但泛民果啲有自知之明嘅係少數,你睇自由黨、經民聯、工聯會、民建聯,一堆狗屎垃圾,不知所謂。

所以作為功能組別選民都好,啲土共唔好同我講英國都有非民選議員。我自己係 上議院 法案嘅受惠,英國貴族同香港啲土共,人格係天同地比,人比人係比死人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