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推介

「九月七日的香港特區立法會選舉尤其重要,因為選出來的議員起碼要面對兩個重大議題:二十三條具體立法及二○一二年兩大選舉的中程政改方案。目前,儘管距離選舉只有幾天,一些選民、一些評論家都已經因為候選人的往績和在競選過程中的平凡表現而覺得沉悶,流露出投票意慾不高的負面情緒,和新一屆立法會要肩負的沉重任務很不相稱。不過,筆者對目前在台前競選的一大批參選人的觀感,比起上述人士的,正面得多,原因是過去和這些人物在公在私都有直接接觸或曾經共事,對這些人的印象,不是間接地靠傳媒大量片面而零碎的報道去建立;筆者這樣接觸過的應屆立會候選人,左中右都有,包括陳婉嫻、王國興、陳茂波、龔耀輝、莫乃光、毛孟靜、張文光等,覺得他們都是很有心思、很有見地的人,「真人」要比上鏡做政治「騷」時好得多、有深度得多。一句話,這批人,完全值得大家花時間仔細研究、作出取捨。

  讀者或有興趣知道筆者在每一選區、每一功能組別的「心水候選人」是誰,筆者其實也有相當清晰的意見,但為了不影響大家的個人決定,不會公開;可以和大家交流的,反而是選擇時的考慮因素,歸結起來,有下列七點:(一)過分偏重商界利益、漠視勞苦大眾者不選;(二)與一些反對普選、咀邊常掛一句「民主不等於普選」的大商賈關係千絲萬縷者不選;(三)對立法會工作心不在焉,或與政府「合作」過度密切、不以監督政府為己任者不選(這些人或是當副局長的好材料);(四)支持不民主體制及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惡法如《廣播條例》中的若干過時條文者不選;(五)不接受○三年教訓,贊成「翻叮」二十三條藍紙草案內容及立法程序而唯恐天下不亂者不選;(六)在普選議題上贊成設置各種有利既得利益之嚴苛路障者不選;(七)功能組別選舉中,過分強調或專注界別私利、輕忽社會公益者不選(選立法會和選商會主席不同)。」

雖然練乙錚沒指明他會推薦什麼,但將前後兩段合併來看,莫乃光、毛孟靜和張文光,很明顯是練乙錚之選,因為前三者是過不了練乙錚七大原則的。

練乙錚提出的投票和推薦標準,我認為是值得大家參詳一下。當然,練乙錚提出七個人之中,王國興我是絕對不會考慮,他在北角和富選區怎樣搞得業主立案法團淪落為X建聯僵屍,大家心照。龔耀輝雖然是《信報》護報有功,但我對他是有所保留,如果在泛民候選人中揀,我寧可選擇譚師奶(Sorry,得罪講句都要咁稱呼譚香文女仕,但她真係成副師奶格,無計)。

我會在周六,提出我自己的選擇標準,但新界東的梁國雄(社民連)、資訊科技界的莫乃光(泛民)是在我肯定之選之中,其餘的,我想清楚再談。

5 thoughts on “練乙錚推介

  1. 龔耀輝形象就做得唔錯, 之但係佢個三十會就真係好有問題~

    譚香文~ 佢建議全民請會計師報稅都幾嚇人下, 佢冇可能過到當中第七點原則, 只係好似再冇其他人揀得落, 純粹就自己朋友意見中, 對佢當選唔太落觀~

  2. 重點是:

    一個公平的立法會選舉, 如果候選人違反選舉條例, 相關部門必須即時秉公執法, 選民才有信心。

    ——————————————————

    第 554 章 – 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第 26 條 – 發布關於候選人的虛假或具誤導性的陳述的非法行為

    (1) 任何人為促使或阻礙某候選人或某些候選人當選,而發布關於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且屬虛假達關鍵程度或具誤導性達關鍵程度的事實陳述,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2) 任何候選人—
    (a) 為促使他或跟他有關聯的候選人當選;或
    (b) 為阻礙另一名候選人或另一些候選人當選,
    而發布關於他或跟他有關聯的候選人或關於該另一名候選人或該等其他候選人且屬虛假達關鍵程度或具誤導性達關鍵程度的事實陳述,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3) 就本條而言,關於候選人的陳述,包括(但不限於)關於候選人的品格、資歷或以往的行為的陳述。
    (4) 在就有人作出第(1)或(2)款所指非法行為的罪行而提起的檢控中,被告人如證明在作出有關陳述時有合理理由相信該項陳述是真確的,即可以此作為免責辯護。

    第 27 條 – 發布選舉廣告假稱獲支持的非法行為

    (1) 任何候選人發布或授權發布收納了以下項目的選舉廣告—
    (a) 某人或某組織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跟某人或某組織有關聯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
    (b) 與某人或某組織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與跟某人或某組織有關聯的姓名、名稱或標識甚為相似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
    (c) 某人的圖像,
    而發布的方式意味着該候選人或跟該候選人有關聯的候選人獲得該人或該組織的支持,或相當可
    能導致選民相信該候選人或跟該候選人有關聯的候選人獲得該人或該組織的支持,該候選人即屬
    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但如該人或該組織在該選舉廣告發布之前已書面同意讓該等姓名、名
    稱、標識或圖像納入該選舉廣告中,則屬例外。
    (2) 任何人發布或授權發布收納了以下項目的選舉廣告—
    (a) 另一人或某組織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跟另一人或某組織有關聯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
    (b) 與另一人或某組織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與跟另一人或某組織有關聯的姓名、名稱或標識甚為相似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
    (c) 另一人的圖像,而發布的方式意味着某候選人或某些候選人獲得該另一人或該組織的支持,或相當可能導致選民相信某候選人或某些候選人獲得該另一人或該組織的支持,則首述的人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但如該另一人或該組織在該選舉廣告發布之前已書面同意讓該等姓名、名稱、標識或圖像納入該選舉廣告中,則屬例外。
    (3) 就第(1)及(2)款而言,如—
    (a) 有關組織的高級人員給予同意;及
    (b) 發布或授權發布選舉廣告的人或候選人有合理理由相信該高級人員有權給予該項同意,則須視為已取得該組織的同意。
    (4) 任何候選人或其他人如發布或授權發布第(1)或(2)款所提述的任
    何一類選舉廣告,則即使該選舉廣告載有一項陳述,表示將某人或某組織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
    將跟某人或某組織有關聯的姓名、名稱或標識或將某人的圖像納入該選舉廣告中,並非意味着該
    人或該組織支持任何候選人,該候選人或該人仍屬作出發布或授權發布第(1)或(2)款所提述的一類選舉廣告的非法行為。
    (5) 如任何人未經某組織的管理階層批准,或未經某組織的成員在全體大會所通過的決議批准,而看來給予書面同意將該組織的名稱或標識或跟該組織有關聯的名稱或標識納入選舉廣告中,則該人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6) 如任何人為促使或阻礙某候選人或某些候選人當選,向該候選人或該等候選人提供他明知或理應知道屬虛假達關鍵程度或具誤導性達關鍵程度的資料,則該人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7) 在本條中,“支持”(support) 就某候選人而言,包括對該候選人的政策或活動的支持。

    第 28 條 – 原訟法庭獲賦權制止任何人重複某些非法行為

    (1) 原訟法庭可在聆訊根據本條提出的申請後發出禁制令,制止任何被裁斷在違反第25、26或27條的情況下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的人—
    (a) 繼續從事或重複該行為;或
    (b) 作出其他性質相似的行為。
    (2) 本條所指的禁制令可按原訟法庭認為適合的條款發出。
    (3) 原訟法庭除發出禁制令外,亦可作出命令,規定某人作出指明的作為。
    (4) 原訟法庭在就根據本條提出的申請作出裁定之前,可發出暫時禁制令。即使用以證明指稱已作出的非法行為的證據屬可被推翻的證據,原訟法庭仍可僅基於此等證據而發出暫時禁制令。
    (5) 下述的人可申請本條所指的禁制令—
    (a) 就—
    (i) 第4(a)、(i)或(j)條所提述的選舉而言,在該選舉中的候選人; (由2003年第2號第68條修訂)
    (ii) 第4條任何其他段所提述的選舉而言—
    (A) 同一個選區或選舉界別的選舉中的候選人;或
    (B) (就與鄉議局或鄉事委員會有關的選舉而言)同一團體的選舉中的候選人;或 (由2001年第21號第80條代替)
    (b) 該等候選人的選舉代理人;或
    (c) 已登記為有關選區或選舉界別、鄉村或團體的選民的人;或 (由2003年第2號第68條修訂)
    (d) (如有關選舉是團體選民有資格投票的選舉)已登記為有關選區或選舉界別或團體的團體選民的任何成員或會員;或
    (e) (如有關選舉是為選出代表某功能界別的立法會議員)《立法會條例》
    (第542章)第25(5)或(6)條所提述的團體或自然人。
    (6) (由2003年第2號第68條廢除)
    (7) 如—
    (a) 任何人指稱該人的姓名、標識或圖像或跟該人有關聯的姓名或標識在違反第27條的情況下被納入選舉廣告中;或
    (b) 任何組織指稱該組織的名稱或標識或跟該組織有關聯的名稱或標識在違反第27條的情況下被納入選舉廣告中,則該人或該組織亦可申請本條所指的禁制令。

    第 30 條 – 儘管代理人作出舞弊或非法行為,原訟法庭須在某些情況下宣布候選人當選

    (1) 凡原訟法庭在聆訊一宗指稱某候選人因在選舉中作出舞弊或非法行為故非妥為選出的選舉呈請後,裁斷該等行為是該候選人的代理人所作出的,則原訟法庭如信納下述各項,它必須裁定該候選人是妥為選出的—
    (a) 該候選人並非親自作出該等行為;及
    (b) 該等行為對該項選舉的結果沒有重大影響;及
    (c) 該候選人已採取合理步驟確保在該項選舉中沒有人作出與該候選人有關的舞弊或非法行為;及
    (d) 該候選人及該候選人的任何代理人均沒有在該項選舉中作出任何其他舞弊或非法行為。
    (2) 原訟法庭如就某行為作出第(1)款所指的裁定,則亦必須命令有關候選人無須承受有關的選舉法就該行為所訂的喪失資格懲罰。

    第 34 條 – 發布不符合某些規定的選舉廣告的罪行

    (1) 任何人不得發布沒有以中文亦沒有以英文顯示下述資料的選舉廣告印刷品—
    (a) 印刷人的姓名或名稱及地址;及
    (b) 印刷日期;及
    (c) 印刷數量。
    (2) 第(1)款不適用於在註冊本地報刊中刊登的選舉廣告。
    (3) 如發布人或獲其授權的人在選舉廣告印刷品發布後的7天屆滿之前,已向有關的選舉主任提交一份法定聲明述明下列事項—
    (a) 印刷人的姓名或名稱及地址;及
    (b) 印刷日期;及
    (c) 印刷數量,
    則發布該選舉廣告印刷品,不屬違反第(1)款。
    (4) 任何人如發布任何選舉廣告印刷品,必須在發布後的7天屆滿之前,向有關的選舉主任提供該廣告的文本2份。
    (5) 如任何選舉廣告印刷品在註冊本地報刊中發布,則遵從第(4)款的責任,由尋求在該報刊刊登該廣告的人承擔。
    (6) 任何人違反第(1)或(4)款,即屬犯罪—
    (a) 如循簡易程序審訊,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1年;或
    (b) 如循公訴程序審訊,一經定罪,可處罰款$200000及監禁3年。
    (7) 選舉主任必須備存根據本條向他提交的每份法定聲明或選舉廣告,備存期至有關選舉的結果公布日期後的6個月屆滿為止,此後可予以銷毀或以其他方式處置。
    (8) 在不抵觸第(5)款的情況下,就本條而言,任何人授權發布選舉廣告,即視為發布該廣告。
    (9) 就本條而言,任何在任的候選人在選舉期間所發布的工作表現報告,均屬選舉廣告。

    第 37 條 – 候選人向有關主管當局提交選舉申報書

    (1) 在選舉中的每名候選人必須向有關主管當局提交選舉申報書,列出—
    (a) 該候選人在該項選舉中的選舉開支;及
    (b) 曾由該候選人或由他人代該候選人在與該項選舉有關連的情況下收取的所有選舉捐贈。
    (2) 候選人必須確保申報書—
    (a) (i) 就為任何選區或選舉界別選出立法會議員的選舉而言—
    (A) 在選舉結果公布的日期後的60天屆滿之前提交;及
    (B) 如選舉程序根據有關的選舉法已終止,則在宣布該選舉程序終止的日期後的60天屆滿之前提交;及
    (C) 如選舉根據有關的選舉法未能完成,則在宣布該項選舉未能完成的日期後的60天屆滿之前提交,
    或在原訟法庭根據第40條容許的延長限期內提交;及
    (ii) 就其他情況而言—
    (A) 在選舉結果公布的日期後的30天屆滿之前提交;及
    (B) 如選舉程序根據有關的選舉法已終止,則在宣布該選舉程序終止的日期後的30天屆滿之前提交;及
    (C) 如選舉根據有關的選舉法未能完成,則在宣布該項選舉未能完成的日期後的30天屆滿之前提交,
    或在原訟法庭根據第40條容許的延長限期內提交;及 (由2003年第25號第55條代替)
    (b) 附有—
    (i) (就每項$100或以上的選舉開支而言)載有該項支出的詳情的發票及收據;及
    (ii) (就每項$1000以上或每項包含貨品或服務而價值$1000以上的選舉捐贈而言)發給捐贈者的載有關於該捐贈者及該項捐贈的詳情的收據的副本;及
    (iii) (如由候選人或由他人代候選人在與選舉有關連的情況下收取的某項選舉捐贈或某項選舉捐贈的一部分沒有用於該用途而已按照第19條處置)收取該等如此處置的捐贈或部分捐贈的人所發出的收據的副本;及
    (iv) (如由候選人或由他人代候選人在與選舉有關連的情況下收取的某項選舉捐贈或某項選舉捐贈的一部分沒有用於該用途,亦沒有按照第19(3)條處置)書面解釋,列出沒有按照該條處置該項捐贈或該部分捐贈的理由;及
    (v) 採用有關主管當局提供或指明的表格或格式所作的聲明書,證明申報書內容屬實。
    (3) 就第(2)款而言,選舉開支的發票及收據可包括在同一份文件內。

    第 38 條 – 沒有提交選舉申報書的罪行 –

    (1) 候選人如沒有按照第37條的規定提交選舉申報書,即屬犯罪—
    (a) 如循簡易程序審訊,一經定罪,可處第5級罰款及監禁1年;或
    (b) 如循公訴程序審訊,一經定罪,可處罰款$200000及監禁3年。
    (2) 如候選人根據第40條提出申請,則在原訟法庭處置該項申請之前,不得就該候選人沒有按照第37條的規定提交選舉申報書而對他提出或繼續進行檢控。
    (3) 候選人如沒有按照第37條的規定提交選舉申報書,而—
    (a) 沒有提交選舉申報書一事屬根據第40條作出的任何命令的標的;及
    (b) 該命令所指明的較長限期仍未屆滿,則候選人不得被裁定犯第(1)款所訂罪行。
    (4) 被裁定犯第(1)款所訂罪行的候選人所須承受的喪失資格懲罰,與被裁定作出非法行為的人所須承受的一樣。

    第 43 條 – 企圖犯罪視為既遂罪行

    (1) 任何人如知悉有關的情況或懷有有關的意圖,而企圖作出構成本條例所訂罪行的作為,即屬犯有企圖犯該罪行的罪行。
    (2) 被裁定企圖犯本條例所訂罪行的人,須猶如被裁定犯該等罪行一樣而承受任何法律就該等罪行施加的刑罰及喪失資格懲罰。

    Source: http://www.legislation.gov.hk/

  3. 如果我有票,我會揀方卓如,但我無票‧‧‧‧
    點解有人有兩票,我得一票?唔公平!

  4. 九龍西,黃毓民
    九龍東,陶君行
    港島,陳淑莊或甘乃威
    新界西,梁耀忠
    新界東,梁國雄

  5. 譚香文2月send俾陳家強封信ge內容(及其後之辯解)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so,寧取龔耀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