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松泰-min

鄭松泰 議員:搞國民外交唔該了解吓當地文化

黑警膠到用被屠殺嘅猶太人比喻自己今日嘅景況,唔單只過度迫害妄想症,而且仲得罪以色列,以色列發聲明譴責黑警。 鄭松泰 同黑警咁多牙齒印,兼且又想扮吓熱普城有做嘢,去信德國駐港總領事,點知⋯⋯

唔講啲英文,啲英文幾烏厘單刀,留番俾啲英文專家改,林忌都改咗一大堆,英文嘅嘢費時獻醜。但就文化嚟講, 鄭松泰 果句係得罪方丈唔駛本,根本唔應該咁寫。

鄭松泰 對戰後德國了解極少

做國民外交呢樣嘢,除咗要英文或當地語文好,仲要好了解目的國家文化。好似台灣駐德國大使謝志偉教授本身係東吳大學教德文,而且極了解德國文化,所以佢出使德國事半功倍。 鄭松泰 呢次呢封信,喺文化同歷史上,出事係以下呢句話

Therefore, I wish Your Excellency would aware such an outrage, and defense the dignity of your nation and people.

鄭松泰 博士,你傻㗎,喺一封要求德國重視黑警濫用猶太人大屠殺歷史嘅信,你用nation and people。nation英文一般譯作民族,呢個字喺當代德國屬於禁忌用語,因為希特拉納粹黨就係太強調民族同血統,血濃於水就係譯自Blut ist dicker als Wasser,呢個係視為納粹主義論述。所以針對當代德國嘅言論,我唔講啲grammar亂七八糟嘅嘢,唔會用dignity of your nation,你依家講緊新納粹用語咩,後面果句,根本係唔應該出現喺呢封信度。

我一向唔想喺呢度講同教國民外交嘅嘢,因為我知熱普城實有樣學樣亂咁嚟,喺台灣嘅經驗我都領教過,係新加坡因為熱普城班友無人熟南洋,班友都怕踩中地雷得罪方丈。呢單嘢,如果要抽水,其實唔係去信領事館,呢啲做法根本無意思,以色列領事館肯主動回應已經大大超出預期,國民外交真堅係深耕細作,寫信去領事或政客,甚至好似黃之鋒咁,直接見到議員,往往講緊後面嘅幾個月,甚至幾年嘅功夫。你估學某位成日幻想自己得到某國政府嘅人會見嘅教授,國民外交靠幻想架。國民外交係靠對唔同國家文化同歷史深入理解,熱普城除咗投咗共,我諗唔到佢地呢次粗糙操作嘅目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