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子灝-min

中大新莊會長 區子灝 有責任交代佢喺學友社嘅活動

中大新莊候選會長 區子灝 ,被發現佢曾經係學友社活動搞事。本來本住我係老鬼身份(廿九中代主席,曾任臨時會長),我唔應該發表任何言論,但 區子灝 入果個係學友社,以我對學友社嘅認知,我認為 區子灝 要交代清楚佢喺學友社嘅角色。

區子灝 係基本社員同普通社員

我以前都成日喺學友社自修室出沒,任何人俾四十蚊年費,有「普通社員」果隻卡,最主要福利就係用自修室溫書,係咁多,不過當年好奇怪,無人想吸收我做基本社員(後來當然知中聯辦知我成個file,我呢條友個file係怪file,只能保持當呢條友隱形嘅態度,我唔想做基本社員,佢地亦唔會主動招我做基本社員),基本社員,就係有會員代表大會表決權果啲友仔,係正式學友社成員,果啲揸普通社員嘅友仔,全部都係果啲當揸工聯會優惠卡咁用果啲茂利。

依家 區子灝 要向選民交代一個好基本嘅問題,就係你揸果隻學友社會員卡,係普通社員定基本社員,如果普通社員,就算你參與過領航者活動,我只可以講,共產黨諗住吸收你,但共產黨有無成功吸收你,無實質證據,咁大家唯有請代表會睇實幹事會。只不過,如果 區子灝 係基本社員,咁唔該你早抖,我都會要求你辭職,因為基本社員係有表決權,係已經被共產黨吸收咗,中大學生會唔歡迎扮本土嘅共產黨人。

想知道學友社本質,其實喺學友社自修室蒲都未必明白,最好嘅方法,係睇梁慕嫻回憶錄,因為梁慕嫻對中共地下黨點樣借學友社呢個朵嚟吸收黨員,好清楚。梁慕嫻喺開放雜誌嘅文章,十分有參考價值,梁慕嫻寫得好清楚:

經歷了社址的搬遷和那一場悲傷的奪權選舉,我們這七個被選上的常務委員,從此接管了黨唯一的學生團體。梁浚升仍當主席,何雁棠是副主席,陳煒良是舞蹈部,胡國雄是財務部,李綺玲是文書,鄧梓煥是總務部,而我則被分配為聯誼部。七人至少有一半是黨團員。

  自此以後,學友社仍屬地下黨港澳工委教育戰線所統領,其領導層調進不少親共學校的地下力量,使它的面貌換成了粉紅色,再沒有多少名校精英社員,但卻起著紅線與灰線的橋梁作用。以後的日子,我不斷看到由灰線和紅線送來的地下力量,讓我眼花瞭亂。這一情況維持至六七暴動後才有更嚴重的改變。地下黨在奪權之後,才把我的組織關係轉去學友社,於是有了一次接組織關係安排。我於一九六二年當上學友社主席,一九七四年移民加國時,意味著我已自動脫黨。

如果 區子灝 係基本社員,我可以推論佢係中共港澳工委領導下嘅一員,呢條友係唔可以擔當中大學生會會長,請本土陣營另覓高明擔當會長一職,我希望 區子灝 有一個清楚解答俾學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