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婉婷

伍婉婷 道歉:你估有用咩

伍婉婷 搞出巴士按章工作事件,由於警方加強執法,係唔係都喺繁忙時間掃咗啲阻住地球轉嘅的士,所以至未搞到全港塞爆嘅局面,但由於巴士司機唔肯收貨,所以依家你話危機解除,就真係言之尚早。

所以, 伍婉婷 又出嚟道歉,只不過,除非 伍婉婷 辭職,喺灣仔區議會消失,否則,呢次事件無乜可能就咁了結。因為,時代已經唔同咗。

伍婉婷 啲老闆壓唔住的士佬,救唔到佢

如果 伍婉婷 嘅幕後老闆係可以壓住班的士佬,同的士佬講唔好再喺巴士站搵食,跟住的士佬喺巴士站消失好一段日子,咁樣 伍婉婷 或者仲可以捱到下屆區議會選舉,至少土共培養到新人接替 伍婉婷 先。問題係,如果獨裁政權真係咁強大,就唔會咁多獨裁政權最後變咗fail state。獨裁政權往往因為無民意,係靠四處巴結啲惡勢力結盟合作,果啲惡勢力往往至唔賣個政權帳, 伍婉婷 同佢後面老闆梁振英就係咁,梁振英政權根本無認受性,而無認受性政權要維持鎮壓民眾,咪買啲惡勢力怕,所以警隊急速惡化,的士佬目中無人,全部咪係梁振英同埋 伍婉婷 啲盟友以竊奪政權嘅方式控制香港政府嘅結果。既然 伍婉婷 啲老闆根本壓唔住的士佬, 伍婉婷 道歉一百次都無用,因為呢個唔係 伍婉婷 一個人嘅問題,而係成個罪惡集團嘅問題。

所以 伍婉婷 呢次道歉唔會有用,就算警方唔再執行 伍婉婷 嘅白痴建議,唔再喺軒尼詩道同怡和街抄果啲受阻巴士牌,公眾已經覺得呢個人無腦,或者只係既得利益分子嘅說客,只要銅鑼灣再出少少事,大家就會入晒佢數,互聯網唔會咁容易將一件事丟淡,相反,只要 伍婉婷 再喺區議會提出白痴建議,好快就會有人上網,然後再攞呢件事嚟講。呢個亦都係我話點解,依家 伍婉婷 除咗辭職外,並無其他可行選擇,因為選擇根本係唔存在嘅,呢個僽香港嘅政治現實。

香港人係唔會容忍有人攞自己區議員嘅身份,提出一啲白痴建議,特別係幫自己幕後老闆圖謀政治利益嘅建議,依家係互聯網年代,區議會會議內容錄晒音上晒網,大家要追究起責任好容易,以往香港人好少咁煮人,只不過, 伍婉婷 已經開咗先河,世界已經返唔到轉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