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語文可以因時制宜?

昨天下午,我做了一件頗為失態的事,在中大校友評議會周年大會續會時,與另一位常委葉國洪談到教學語文問題時,情緒波動,差點有肢體動作,若非繆熾宏師兄經驗老到,及時化解情況,恐怕我必上《星島日報》。

但葉國洪在南洋大學問題上,那種自以為自己做了研究,南洋人對學術理想堅持態度投以鄙視目光,甚至認為語文只是工具的想法,確是令人憤怒。

我對中大教學語文問題上,我一直站在與校方對立面,並不是我對中國文化特別堅持,至少我不會像莊耀洸律師般想,認為英式普通法可以用中文教的。有聽《講東講西》節目,都知我對中文教育,我有我保留的地方。

中大「國際化」最令人反胃的地方,是以投降方式放棄自己的教育理想,劉遵義作為校長帶頭投降,與二次大戰時維琪法國的貝當將軍,或中國國民政府的汪精衛沒有分別。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在遠東有兩個英國殖民地,一個是香港,一個是新加坡,有一群以保留中華文化為己任的華人,千辛萬苦籌辦了兩間以中文為教學語文的大學,新加坡是南洋大學,香港就是中文大學。

中文大學和南洋大學都是抗爭中成長的大學,中文大學的學歷千辛萬苦才得到接近港大的地位,新加坡南洋大學就更為艱苦,軍警入校園拘捕學生有之,不承認學歷有之,李光耀在一九八零年強行關閉南洋大學,與新加坡大學合併成新加坡國立大學,亦造成很多南洋人不能原諒李光耀的導火線。

在南洋大學關閉後,馬來西亞堅持中文教育的人,你可以說他們是傻佬,但他們仍然堅持在資源不足下辦華小,獨中,又創辦新紀元學院,作為在偏袒馬來人為主教育制度下的反抗,這也是馬來西亞今天民主運動的基石。

在南洋這樣艱辛的環境下,南洋華人在效忠自己國籍同時,仍然努力保留自身的文化不致被消滅,而中文大學過往亦經歷過抗爭,校友的經營才有今天的地位,現時劉遵義在中國管治下,竟然將過往抗爭成果雙手奉上,那中文大學還叫中文大學嗎?這根本是另一形式關閉南洋大學事件重演,在捍衛自由的角度,我絕對不會答應。

葉國洪以至部分勢利眼的香港人,只把語文視為一種工具,也是極其愚昧,語文是文化的一部分,有幾多海外華人因為未能中文教育,結果出現徬徨的身份問題。猶太人四散各處,都不會隨便放棄猶太文化,但香港的A貨勢利人,就是談到政治就西瓜偎大邊,空喊愛中國,在中大教學語文問題上,又要依靠校方這一邊,像葉國洪這樣說,用英文都可以宣揚中華文化都說詞都說得出,新加坡人都不敢這樣說。這種有奶便是娘的雙重標準,正是小弟所不屑。

捍衛立校精神,是一間大學的根本,不可能因為要討好那些把大學當成職業訓練學院的商人,就放棄立校精神,否則不如搞diploma mill算了。書院制和中文為本的教育,都是中大的立校根本,沒有退讓的空間。查實中大可以大幅度增加南洋的收生,何用為了討好中國學生,不惜改變教學語文。未來印尼、馬來西亞等地留學生,都是中大可以考慮,一樣可以國際化。

我亦可以講明,我是極度反對劉遵義連任,他出賣中大立校精神一條死罪已經很夠,當然他把中大的官僚系統變得更不知所謂,這一條罪有空我會談的。

11 thoughts on “教學語文可以因時制宜?

  1. 中大如果放棄中文教學語言, 其實真係好失望, 一方面係當初理念問題, 如果咁都放棄得, 不如改名做香港第二大學算數.

    再者, 香港需要多元化教學選擇, 標榜英文教學的學校已經太多, 有返間重視中文教學的學校都好緊要.

    想國際化唔係要多收內地學生, 其實收內地生唔多唔少都擦鞋表現, 唔上東南亞學生, 其實外國都好流行學中文, 如果吸引到佢地黎宣揚中國文化會有更深厚意義.

    (Disclaimer: 我唔係中大畢業)

  2. 回上面,應該係﹕去中國化唔得,去中文化就可以。

    你搞單咁既野,一定畀上次話你打人果班友振振有詞,小心為妙。

    用英文宣揚中國文化,唔係唔得。不過如果用英文係滿足得到既,外國班漢學家使鬼學中文﹖

  3. 1. 語文與文化密不可分,空談「文化」,卻不用那種語言,不亦惑乎?

    2. 大學很多人當大學是職業先修所,這個勢頭只會扼殺大學的價值,香港也就不要奢談甚麼「東方教育中心」

    3. 「國際化」與是否用「國際語言」根本無關,有實力,你用任何語言也是有實力。這是中大對「國際化」的迷思。

    4. 中大很多科目都已超越港大了。

  4. @hystericireul

    查實點為之「超越」?

    那些甚麼甚麼中心,只是政績和公關工程,是(只)可以「奢談」,就是怕少點奢談便消失。如果是想實幹,談何在意做中心?

    @martin

    你幾時先搵到個人旁住你呀?隻抽冇著數。

    @方生

    評議會何來都是很暴力血腥的機構,只差在是攻心計還是出了面而已。

    @princeofwales

    話分兩頭,大陸課本並不是差的,甚至比香港的要好。無論是在定制、定價、定內容三方面,大陸都做得不馬虎,以方便學子為依歸。說到服務一黨,大陸只是明在做,並不比香港暗在做,各自揣摩自我審查的程序失禮。

    @SM

    失望就太遲了。許多寄在中大名字之上的希望,都只是文人的想法,不是執行人的想法。但說失望呢?也不必,落入現實中,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中大的管理承傳了皇朝中國的許多陋習,講一套做一套可以差很遠。只在身在其境的人才說得清楚現在是好還是壞。

  5. 要個黨印d課本比大學生讀, 真的接受5到!!( 小學生還可以…)

    家陣中學d通識教育, 已經靠近黨的教育!!!

    只有中大elective course , 先叫真正的通識教育!!

  6. 如果可以用英文學中文及中國文化, 為什麼不能用中文學英文及西方文化? 不是提倡母語教學嗎?
    這就等於用國內中文版沙士比亞去學英國文學一樣荒謬.

  7. > 中學d通識教育提到……”董健華帶領HK 人, 走出97金融風暴谷底”

    邊本咁搞笑呀﹖比得上扶桑社本歷史教科書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