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偉聰-min

盧偉聰 以為做咗黑社會大佬

喺西方正常民主國家,如果發生類似七警案嘅事件,並且被法庭判定有罪,警務處長內部點安撫係一回事,但向公眾道歉係必需,因為七警案幾乎係成個遮打革命期間最暴力嘅案件,依家唯一一單ABH罪成就係警察搞出嚟。但 盧偉聰 好似黑社會大佬上身咁,唔單只死不認錯,仲好似係七警代言人咁樣,呢樣嘢同七警案本身一樣咁打擊公眾對警隊信心。

盧偉聰 唔知自己應有角色

首先,警務處長唔應該涉及任何七警上訴程序,但依家 盧偉聰 對外講到好似佢有積極參與七警上訴,幫埋七警講考慮上訴進展,呢件事係荒謬無稽至極,你依家警務處長同七警係同一夥架? 盧偉聰 嘅緊張,可能另一個原因係,遮打革命期間,作為警務處第二把交椅嘅行動處處長,正係 盧偉聰 ,如果唔係香港無民主體制,一早要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 盧偉聰 交晒佢落過嘅命令同通話紀錄,有理由相信,最終落命令打人其中一條友,其實正係 盧偉聰 本人。

另一方面,警察係紀律部隊,唔理軍隊定警察,除非真係涉及兩軍交戰,否則有幾大壓力,都唔可以亂咁打人,如果照一眾土共嘅邏輯,可唔可以講日本皇軍因為喺攻佔南京果陣壓力好大,所以要屠殺南京市民洩憤?呢次律政司告GBH根本係放水,嚴格嚟講,係要告酷刑罪。做得紀律部隊,就係幾大嘅壓力,都要保持應有嘅紀律,否則駛鬼步操,駛鬼喺學堂果陣係咁任人X,平民百姓唔係紀律部隊人員,可以用壓力作為減刑或求情理由,因為果啲係無受過紀律訓練嘅平民,但作為受過專業訓練嘅警察,仲要有唔少係督察或總督察級,任何嘅打人行為都係罪加一等,呢個我都講過,係符合英國同香港一貫對紀律部隊人員干犯法紀嘅刑罰,呢次判決只不過照一貫判決嘅邏輯做嘢。

以前香港將警隊貶稱為有牌爛仔,正正因為警隊果啲無紀律行為,依家發展到警務處長公然鼓勵同維護呢啲無法無天行為,咁我想問,依家警隊運作邏輯同三合會有乜分別?總之自己兄弟做乜都可以無視法紀, 盧偉聰 究竟係做黑社會大佬,定係一枝專業警隊嘅首長,枉佢喺interpol做咗咁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