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梟雄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7/03/200703312202.shtml

看了胡平寫的書評,突然很想找王安憶的《遍地梟雄》來看,因為王安憶寫的這篇小說,當中的車匪路霸的心理狀態,與可能成為世界上犯罪學家一大懸案的徐步高最為相近。

胡平提出的動物性欲望,與自由意志這副框架,來分析《遍地梟雄》這本書中的車匪路霸首領,同樣拿來分析徐步高,就大致上解釋了為了一個財政上不缺的徐步高,要靠殺人搶槍,甚至成為香港刺客來尋求刺激。甚至可以解釋了,為何徐步高會崇拜希特勒這路魔頭,以及對《狼圖騰》這本書如此著迷。

徐步高和不少中國的車匪路霸缺是一個舞台,在西方,你可以靠民主制度,但香港不可以,中國亦不可以,結果就像胡平所說,成了變態野心家的溫床。而胡平的書評更指出了一路危險,就是你不知中國還有多少對權力崇拜的人,輕則成了徐步高,重則成了毛澤東,有多少人暗中想幹「大事」,who know?

後話:我相信如果要找人寫徐步高傳,王安憶,以至寫書評的著名流亡異見人士胡平,都應該可以勝任有餘。至少他們有框架去駕馭這個可能是世界歷史最難解釋,最具爭議性的「哲學殺人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