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經緯

朱經緯 案話俾大家聽私人刑事傳票嘅作用

朱經緯 案拖咗八百日,至今都無跡象律政司會落案檢控呢條仆街(一日律政司未落charge,我用仆街嚟形容 朱經緯 都係合法), 朱經緯 毆打過其中一個人,打算用私人刑事傳票(private summon)檢控 朱經緯 。

朱經緯 案教大家啲乜?

以往,出動到私人刑事傳票,律政司一般都會被迫落案檢控,由NOW TV李小龍被毆打案,到曾健超案都係,因為檢控操作操喺律政司手,始終對政府係相對有利。我個人相信,政府喺保唔住 朱經緯 免受刑事制裁果陣,當真係要搞到私人刑事傳票檢控果陣,一係律政司搶先檢控 朱經緯 ,但可能喺證據度放水,搵檢控官度放水(搵個好削嘅檢控主任檢控都夠),或者落charge果條罪無咁重,或者一早通定水俾辯方嘅律師,然後喺警隊內部準備巨量嘅求情信,總之乜可能都會發生。一係 私人刑事傳票 出咗之後,律政司司長喺庭上要求take over 個檢控案件,因為律政司司長係有權喺庭上要求攞番個檢控權,當然法院可以唔批。

但縱使如此, 私人刑事傳票 仍然係香港法治其中一件武器,雖然對受害者嚟講,要嘔咁大筆錢出嚟,係一種折磨,但對警察嚟講,佢地會知道,如果執法果陣做得太過份,警察投訴科以至律政司都係保唔住你,執法果陣犯法嘅話,遭到私人刑事傳票一樣會死。而且未必再會拖到八百日至出動呢個尚方寶劍,因為兩年幾都唔對一單證據清晰不過嘅案件作出檢控,呢個根本係不合常理。好可能只要單case拖夠一年,就已經要出動私人刑事傳票,迫律政司司長做嘢。

如果民間堅有智慧,唔係一味得個守字,香港需要一個訴訟基金,去幫喺社運裡面遭到不義嘅人,由DQ案到唔少遮打革命相關案件都係,但我認為,亦需要一個訴訟基金,喺警察投訴科變成一個獨立執法部門,刑事檢控專員可以好似英國皇家檢察署(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獨立行事前,專門資助有需要嘅人,出動私人刑事傳票作出檢控,作為一種對警權制衡嘅民間力量。當然,依家香港社運界邊有左翼,只有左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