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奇文共賞,而是膠文共賞

雖然小弟也是為《蘋果日報》寫時事稿,但不得不否認,副刊那幾篇垃圾關於Mac的稿,只能用膠文來形容。

當然,論寫東西膠,絕非只是《蘋果日報》專利。腦記寫東西膠,己經不是新聞,由號稱專業的電腦雜誌,到一般報章,都充斥著膠文,除了我自己有份寫的《信報》電腦版,以及用英文寫的《南華早報》Technology Post,香港的電腦雜誌以及報章電腦版,我已經沒看。

而香港的腦記,通常都有幾個特點:

1. 寫鱔稿從來不覺臉紅(我偶爾也是放鱔,像本周我推介了四個人的博客,問題是,你放的鱔有沒有營養先)

2. 盲目吹捧Microsoft的技術,以及只懂用PC,Mac和Linux都是來自火星的作業系統

3. 未有參照海外專業雜誌的技術測試方法,而公司亦永不提供各規格的實驗室

4. 從不終身學習,以為玩product就叫識IT

所以我對電腦如何有興趣都好,我最後沒有以腦記為職業,因為這行問題人物太多,膠人亦太多。無謂你寫正常文章時,仲被行家笑你膠,結果佢地自己膠左都唔知。

香港的腦記同娛記一樣,你對著他們,只會嘆,算吧喇,慳番啖氣暖肚吧喇。

2 thoughts on “不是奇文共賞,而是膠文共賞

  1. 我想你在說MacGrass引用的幾篇吧。
    的確對著這些文,我是想抱著「算吧喇,慳番啖氣暖肚」的心態。我沒有可能「指正」他們對某產品的心態,我只能針對他們內文的內容錯誤進行攻擊。這些錯誤,會令讀者被誤導。

  2. >無謂你寫正常文章時,仲被行家笑你膠,結果佢地自己膠左都唔知。

    的確如此,那些腦記面對批評只會說:「打倒權威的確是十分過癮的,但借助權威來為自己面上貼金,當中的樂趣亦不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