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華

邊個幫 肖建華 賣廣告嘅,警方應該搵佢問話

肖建華 被捉上洗頭艇單嘢,真係越嚟越黐線,竟然 肖建華 登《明報》頭版全版廣告,將喺微信上嘅聲明原原本本登一次,你聽過被人綁架後,仲要自已大大隻字登記話自己好安全嘅荒謬事未,真係一百歲唔死都有新聞聽,完全係挑戰香港警方同香港市民。

警方應該問報館,邊個幫 肖建華 登廣告

如果 肖建華 嘅聲明係經記者報導流出,基於記者嘅專業特權,同埋新聞材料不應隨時被撿取作調查用途等原則,警察唔應該問報館攞,但依家呢個係廣告,廣告係純粹嘅商業交易,並唔涉及任何新聞工作嘅專業特權,更加講唔上要保護消息來源。既然係咁,警方係唔係應該向明報問一問,邊個幫 肖建華 登呢段奇怪廣告,而登奇怪廣告嘅錢,又係點俾,因為呢幾日係公眾假期,無乜可能係用支票,廣告agent都未必得閒睬佢,隨時係有人攞稿連現金上報紙廣告部落稿,或者有人指令報館高層落呢段奇怪廣告。如果香港警察有心查 肖建華 事件,係好有必要問明報呢段廣告係點搞出嚟。

肖建華 事件發展越嚟越黐線,係超乎常理,而 肖建華 嘅身家,以及牽涉入嘅利益網絡,令呢單怪案有著好多唔同嘅可能性,呢單嘢嘅真相係點,好可能真係要搵福爾摩斯出嚟至查得到。但可以肯定嘅係, 肖建華 事件未到落幕嘅時候,而呢單嘢嘅大鑊程度,其實已經超過咗李波銅鑼灣書店事件,因為當權鬥鬥得太赤裸果陣,往往都係一個政權傾倒嘅先兆。台灣玩權鬥玩得太勁,玩出個江南案出嚟,結果蔣經國不得不將政權還番俾台灣本省人,國民黨專政時期告終。照依家咁睇, 肖建華 案隨時唔知玩出一個乜嘢大頭佛出嚟,屆時習近平又好,江澤民或曾慶紅又好,打算點收科,精就應該學台灣咁。但以我對契丹共產黨人智慧嘅理解,呢次大頭佛好可能反映兩派準備大攬炒收場,咁樣想天下太平,著實難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