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徐步高

對徐步高之死的死因研究,恐怕勢成n部小說的藍圖,因為由徐步高的一生,大家可以窺視出,一個恐怖分子是怎樣在香港的土壤形成。

如果不是他誤入魔道,徐步高肯定是香港警隊的精英,他在黃河歷程那種強悍體能,如果他生早十年,早是加入皇家香港軍團的材料,而不是入香港警察。說不良嗜好,平心而論,大把警察比徐步高差n倍,徐步高與一個典型公務員差別不是太大。

而從嚴抄牛肉乾,以至他對土共的憎恨程度,甚至婚紗店的衝突,都可以看到他作為印尼華人後代那種影子。印尼華人一定從嚴按本子辦事,而鬧爆土共,一向是印尼華人習慣。

徐步高誤入魔道,我的看法是,他沒有試過走出香港這個地方。

香港由於受中國醬缸文化影響,所以膠人很多,馬馬虎虎,又愛講人是非膠人更多,而公司愛論資排輩,令早熟的南洋華人感到受排擠。

我小時候與香港人相處衝突都很大,但長大後,事業發展以一些非團隊式工作為主,加上乾脆任職外國公司,以及受外國文化影響深的一起,都問題不大。徐步高不幸進了紀律部隊,而紀律部隊要擺脫膠人又不容易,加上徐步高明顯沒有上帝觀念,又不像純粹香港長大印尼華人,有較好家境,或較有金錢以外的志向,一走火入魔就會變成拉登式恐怖分子。

我不贊同徐步高的乖張做法,但香港還能把多少人才,變成另一個徐步高,連我都不知道。至少我們食花生看徐步高審判時,也是不是也該看看我們自己?

4 thoughts on “恐怖分子徐步高

  1. 1. 係half,唔係hald,本blog不提供spell checking功能。

    2. 流浪同響當地工作、讀書、做生意又兩回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