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佳網誌.福佳報導

有時候,土共果啲抹黑技倆,唔知就嚇死,知就笑死。

在IT界,有兩大活寶教授,一位叫黃錦輝,一位叫何沛德,佢地好似好識IT,事實佢地知幾多IT,連我都好想知,好似今日《星島日報》一篇擺明車馬抹黑莫乃光嘅報導講:

「近日在港台及有線寬頻舉行的資訊科技界別選舉論壇上,香港互聯網註冊公司(HKIRC)前董事何沛德和候選人譚偉豪
,均指莫曾在○四年因參與「.asia」域名公司(即「TheDotAsiaOrganisation」)工作,令他同時擔任HKIRC董事身
分上,有利益衝突之嫌最終辭職,質疑他的誠信問題,莫乃光解釋自己的法律顧問指不涉利益衝突問題。」

乜.asia係生意嚟架,請果位記者(果位記者仲要係我識,該煨),睇清楚.asia嘅簡介至好講:

「Organisational Structure and Governance
The DotAsia Organisation is a membership-based not-for-profit corporation consist of two membership bodies from ICANN’s Asia / Australia / Pacific Region, including: Sponsor Members (organisations that operate ccTLD registries in the region) and Co-Sponsor Members (Internet, Information Technology, Telecommunications, non-profit, NGO or other relevant community organisations in the region). The involvement of the Members ensures a wealth of knowledge and expertise in the operation and policy management of a TLD registry in Asia.」

http://www.dotasia.org/about/intro.html

負責.asia non-profit corporation同HKIRC有乜利益衝突?你見.uk同.eu兩個top level domain有衝突未?黃錦輝同何沛德知唔知乜叫top level domain(仲要HKIRC係少數無入.asia organization的亞洲地區registry)?當然個記者醒過佢地,後段都係咁意咁解釋:

「HKIRC及「TheDotAsiaOrganisation」分別是非牟利公司,分別為「.hk」及「.asia」最高層次的域名進行管理及註冊。 」

不過,更神怪嘅喺後頭。

「文件網誌上隱名披露
前天再有人在網誌上披露一份文件,聲稱是HKIRC的法律顧問意見,但網誌負責人將文件的公司名稱及人物均以代名詞取代。該文件稱,某人是為香港域名註冊的公司A的董事,在協助成立為亞洲域名註冊的公司B,是違反信託責任,並且存在利益衝突;某人亦違反資料保密原則,表面上有刑事成分。
該法律意見又認為,公司A應採取三方面行動,包括要求某人辭職,或召開特別股東大會撤去某人董事職位,並要求對方宣誓說明沒有擁有公司A的保密資料,和書面承諾不會使用這些資料。
選民Facebook要求澄清
另一方面,昨日有人在Facebook成立名為「要求莫乃光解釋,澄清I.T.界選民疑慮」小組,並披露一封由莫乃光向 HKIRC主席陶榮發出的電郵,指出何沛德及譚偉豪在論壇上提及的內容,違反他和HKIRC的保密協議,要求HKIRC進行
內部調查及公開向他道歉(見圖),信中又指他相信會進一步利用這些泄密資料,因此要求他盡速處理,並保留追究權利。 」

這位星島記者,好明顯無睇晒成個facebook同網誌,隨時只係照order執藥咁執,所謂的匿名網誌,係以下呢個「真兄弟」味道濃到爆的網誌

就事論是,網誌擁有,就係一件成日在discuss出動的扮中立打手[email protected]

最過癮係個facebook group嘅creator,就叫Mhung.hk Hung,即係講,建立個group嘅友仔,係同個網誌作者係同一條友,個記者寫到好似兩班人咁,真係服咗佢。

呢個Mhung.hk係小弟其中一名有興趣知道係乜水嘅人物,因為網誌上嘅資料,好明顯係一單民事legal settlement有關,公司的內部文件,莫乃光單嘢好明顯唔涉及刑事,而且HKIRC個法律顧問用乜ground來做legal opinion,真係令人疑惑,但Mhung.hk所得的文件來源,就好懷疑當中嘅合法性。

除此以外,Mhung.hk個profile無相嘅,但近日不斷狂add泛民成員嘅facebook,好明顯想知道泛民嘅social network,有一堆泛民成員真係膠到無朋友,中晒招,真係去add咗佢。

不過好可惜係,黃錦輝同何沛德幫朋友幫出乜蘇州屎,我都唔敢預計,因為呢兩條友身為HKIRC董事同前董事,拎公司嘅嘢嚟達致政治目的,論利益衝突,大過莫乃光幫.asia建立果陣做掛名顧問十萬八千倍,點解星島又唔講嘅?

講到.asia同.hk有利益衝突,就真係有腦嘅都知係唔熟互聯網嘅至講得出。呢鋪黃教授、何教授同譚老闆對互聯網發展認知一鋪露底,執到狗屎當係寶,唔知大家仲投唔投得落譚生度。

等其他IT界人士,去評論下呢堆膠人嘅謬論。我呢度係MO’s notebook,唔係每日一膠,譚生,你唔好每日整一劑膠嘢搞到真係改埋名叫每日一膠至得。

13 thoughts on “福佳網誌.福佳報導

  1. 我無意批評兩位教授,只是就事論事。

    香港域名和亞洲域名的管理公司,都是非牟利機構,是不是?

    非牟利機構當然也有財政和管理資源事宜,若有挪用一方的資源來扼殺該一方的業務機會,那就涉及利益衝突。比如說莫就任亞洲域名機構時,有沒有刻意拖延香港域名有限公司的決策,卻又在亞洲域名機構推行一決策?這點應由控方提供資料。

    非牟利機構之間的惡性競爭很難成立,但合作、分享資源,卻是極常見的事。比如說另一位候選人譚先生,他的競選網誌不就寫了是「香港工業總會理事會理事及珠三角工業協會副主席」?

    我不知誰會解讀為香港工業總會跟珠三角工業協會,會有利益衝突。比如譚生取得香港工業總會的成員名單,並讓珠三角工業協會的仝人游說名單上的人加入,結果壯大了珠三角工業協會的代表性,使香港工業總會的發言權失色?

    起碼我不會這樣說。但按照譚何二人的邏輯,隨便在香港工業總會找個不妥譚生的人,一樣可以提出相似的指控。他這樣指控,就不怕自打嘴巴?

    至於「違反信託責任」之說,更不知條理何存。

    點解咁弱智……

  2. 莫乃光做顧問果陣,dot.asia仲喺吹水階段,連公司都未有。

    依家dotasia organization中,HKIRC竟然唔係Supporter Member,當連CNNIC和APNIC都係會員果陣,成件事就好膠。

  3. 從查案角度,提出幾個observations:

    1. 點解Facebook Group 邀請咗成200人得唔夠20人入? 入咗Group 的又好多是譚偉豪的助選團?

    2. 黃錦輝同何沛德是譚偉豪的助選團,又是HKIRC現任及前任board members,而譚偉豪與HKIRC又有官司。兩位如此高調在選舉論壇拿HKIRC內部事務討論,是否恰當?

    3. 黃錦輝同何沛德在公開場合討論HKIRC的過去內部事務,是否已得HKIRC授權?他們逼別人確定或否定HKIRC的內部資料,與自己洩露,有何分別?

    4. 個Blog在8月19日先開,題材獨沽一味,Blog作者話在discussion forum 討論叩帽子,所以開了個屬於自己的Blog,暢所欲言。但為何Blog內唔用真姓名?Blog作者說「本來我都係三餐足就唔理其他事的人, 對政治亦不甚了了」,但觀乎你對此事和對莫乃光的的關心程度,加上會有人電郵HKIRC的內部資料給你,直情可以做助選團和智囊,Blog作者你是誰?會不會是… 哈哈,失覺失覺。

    5. Blog作者說「收到一份法律意見,我未能證實電郵內容的真確性,但基於大家的知情權,我會張貼出來」? 這些法律意見,真好徦好,都是內部文件,張貼出來,別人也不能證實或否認,簡直是縛手捱打。但張貼的人就可以肆意加鹽加醋,Blog作者你的目的何在?

    6. Blog作者、黃錦輝、何沛德為何看不到HKIRC和譚偉豪現在2008年今天有case,卻看到HKIRC和莫乃光那根本沒有case的陳年往事?

    今次 IT 功能組別選舉,真係愈看愈好笑。之前有譚偉豪的 <>騷,今次兩位教授赤膊上陣的
    真人騷亦好有趣。還有就是Blog作者的身份和所謂法律意見的洩密者,給予我很多懸疑。

    當然,本人的意見未必客觀中立,但我付上真姓名,總比那些偷偷摸摸的人,來得光明磊落。

  4. 李學斌

    同意您的觀點.
    如果兩家沒往來亦沒直接重覆業務/服務的非牟利機構能有”惡性競爭”及”嚴重利益衝突”, 的確是很難理解.

    就比如說做了公益金理事, 再做紅十字會幹事會令兩機構有”惡性競爭”及”嚴重利益衝突”一樣很難想像. 如果有就是說一是莫乃光利用 HKIRC 資源或資料促成 .ASIA 及對 HKIRC 業務/服務構成直接負面影響. 這不單純是誠信問題.

    如果屬實, 相信不能不 ICAC 或法庭相見吧. 如果當年 HKIRC 決定不循法律途徑解決, 那麼一就是事件沒有那麼嚴重, 二就是理據不足. 無論是那一個理由都可理解為一次已完滿解決的私人/商業紏紛吧. 至今亦沒有人能提出這方面的理據. 只有極有可能是虛構或以非法手段取得(因不是當事人不大可能取得)的所謂四年前的 “EMAIL” 及 “法律意見”. 為什麼四年前不拿出來, 偏偏在四年後選舉時才以極度轉接方式發放, 明顯動機不純.

    反之, 如果當時只是 HKIRC 管理層認為 .ASIA 將會對其業務/服務構成重大威脅或負面影響, 因此作出對莫乃光等董事作出針對性行動. 但經董事會商討及參考業界及法律意見後發現不是這回事, 而雙方協議和解. 這倒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這種罪名說得通, 那譚偉豪所屬/關連機構/商會/學會於選舉前資助會員, 取得 IT 界別投票權, 其中 SOEHK (Society of Operation Engineers HK) 更與 IT 界沒有直接關係. 那不是更肯定是大問題?

  5. 那個 fb group 我去過了, 只有兩個 post, 直接 copy&paste from 那個原發放的 blog, owner 亦是同一人.
    最離譜係, 要求人地解釋/澄清, 但係個 group 唔準人地留言/回應. 那目的不是要人解釋, 而是要 “貼海報” 而已.

    手法也太低劣了吧.

  6. 我個人對於莫乃光的反應態度,亦不敢加以肯定。只是指出譚偉豪陣營的舉措實在難以理解,今我覺得反感。

    索性把 Samson Tam 從 facebook 朋友名單中拔起算了。

  7. 我原本也沒什麼特別偏向, 但看見譚偉豪陣營的作為後, 真的覺得不能容忍. 發放不實資料後將責任推於下屬; 抄襲 iphone 說是年青義工自己畫的, 不算侵權, 亦不關他事; 之後再一字不改照抄香港寬頻廣告 slogan. 真可說不知羞恥.

    再看論壇中對答, 莫乃光的應對有好有壞, 見人見智, 可以討論. 但最少有(點)內容亦有回答問題. 譚偉豪則幾乎無論別人問什麼, 都只回答 “我想….. IT 應該做主角”, “….創業, 產業, 就業…”. 當主持/嘉賓再問 “如何(HOW)” 時, 他大致還是回答 “我想….. IT 應該做主角”, “….創業, 產業, 就業…”. 來來去去都只得這數字. 真不知他知不知人家問的是什麼, 自己說的又是什麼.

    或許他心中只有一件事: “我想….做主角”.

  8. 還有, 要說利益衝突, 那不遲不早, 正正在譚偉豪參選前營運工程師學會 (SOEHK)來資助會員申請 iproa 會籍, 仲要強調有 IT 界投票權. 關營運工程師學會什麼事? 為什麼要出錢資助工程師去申請 IT 業會籍?

    譚偉豪自己是 SOEHK 及 IPROA 之 ADVISOR 及 COUNCIL MEMBER, 而兩會之會長/主席或高層亦係譚偉豪的支持者或選舉提名人.

    這算不算是 “嚴重利益衝突”?

    原文資料見下:
    http://www.soe.org.hk/news.asp
    http://www.soe.org.hk/committee.asp
    http://www.iproa.org/OrganizationDetail.action?id=111

  9. HKIRC發表聲明,指有部分董事及前董事不當洩露內部資料, 可能引致誤導成份,已向執法機關舉報。
    https://www.hkdnr.hk/pdf/HKIRC_Public_announcement_ENG-FINAL_.pdf

    “作為一間管理公共資源的非牟利組織 …

    …部分董事及前董事,未能將全部事實和真相摸披露,可能引致誤導成份,大家需謹慎處理。再者,我們特此說明,所公開的資料亦未獲得HKIRC批准發放。HKIRC在保密資料外洩事情上,保留追究法律的責任的權利。……”

    HKIRC聲明中的董事及前董事,好明顯是指黃錦輝和何沛德了,他們同時是IT達人的助選團成員,在RTHK Radio 及 CableTV 的選舉論壇上,質問莫乃光在 .HK 及 .ASIA 作董事/顧問的利益衝突。何沛德更不惜以HKIRC的內部文件作問。

    留意 HKIRC 聲明,與之前 DotAsia 的聲明均指,兩公司均是非牟利組織,間接回答了所謂利益衝突的指控,完全沒有根據。譚、黃、何在選戰中咬實莫乃光唔放,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DotAsia 聲明
    http://www.registry.asia/policies/DotAsia-SA-2008-08-27.pdf

  10. SOEHK has a very close relationship with PRC. Its mother society in UK was formed from Institute of Road Transport Engineers, Institution of Plant Engineers and Bureau of Engineer Surveyors.

    Most of SOEHK’s members are NOT working in the IT industry. However, as iProA would approve all applications for its membership, that means a member of SOEHK can get the voting rights in the IT FC free of charge before the close of elector register early this year. Therefore, it is easy for Mr Bean to sow as many seeded votes as possible by using the funding of SOEHK.

    As the expense is outside the objects of SOE(UK), such misuse of the funding of SOEHK should be reported to SOE(U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