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通的另類民調

在特首選戰民調中,第二次梁曾之戰的港大民調,出現梁勝曾敗的怪象。而根據黎凱欣在她自己博客的講法,在觀塘apm的現場觀眾,支持梁家傑是多於曾蔭權 ((見黎凱欣《選舉騷的傲慢與偏見》。))

黎凱欣觀察的現象,可以在上周六《蘋果日報》林忌用膠化語言寫的評論分析出來 ((見2007年3月17日蘋果日報,《當奴鴨的死因研究》))。但數碼通的特首辯論民調結果,就出現非常異常的結果,梁家傑在數碼通的客戶中,幾乎大獲全勝,而且是壓倒性勝利 ((數碼通,2007行政長官選舉辯論最後結果))。

數碼通不是泛民主派的公司,大股東是香港新鴻基地產,電訊盈科東主李澤楷才是泛民主派支持者,數碼通肯定沒理由去硬撐泛民。而Smartone IN!投票,是要付data charge,究竟背後發生什麼事?

數碼通的數據,以至黎凱欣的觀察,其實是梁勝曾敗另一個關鍵,香港年青一代開始不耐煩。因為數碼通的客戶,不像CSL之類的大商家客,他們正是20-40歲,懂得用3G又付得起錢的人。這批人,正是香港年青新中產。這批人對香港政府怨氣之強,恐怕一般民調數據掌握不到。

如果曾蔭權不快快與李國章、土共之類的老董留下膠人劃清界線,以及真的落實普選,恐怕他的連任,才是災難的開始。

後話:與其聽葉劉的廢話,一些通俗的社會觀察有時候會比正規的民調更能掌握民意脈搏,以至社會變遷。三浦展所寫的《下流社會》,雖然不屬正規社科學術書籍,但對有興趣觀察社會的人,三浦展大量引用私營市場調查機構針對消費形態等的調查,勾勒出日本的新社會結構,這對當政者預警社會危機是大有啟迪作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