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行

1. 3月18日的遊行我自己沒有去,因為我自己不知師出何名,加上必定被掛著泛民招牌,實為流氓一伙的所謂民主派人士滋擾,然後老屈罪名,為免類似事件發生,除非師出有名,否則這類遊行我個人是怕怕。

2. 有五千人參與是出乎意料,因為我事前預測,有一千人也很不錯,證明香港有不少人,對普選是十分堅定,如果曾蔭權爵士五年內不能解決普選這個問題,相信日後政府更難管治下去。

3. 我本來不想對社民連線作出任何評論,因為我不像某些為老不尊,教壞子孫的老頭,對一個新組織樂此不疲地抽水。但整個社民連,除了梁國雄,其餘人等令我非常失望。誠如長毛話齋,鬧梁家傑一句,坐底鬧番曾蔭權三句才算公允。梁家傑最多是天真,但不是道德罪人,但社民連線個個扮聖人,但對實際民主運動有啥幫助?內鬥內行,外鬥外行,實則典型的中國人是也。

4. 梁家傑參選,與社民連拒絕參選,查實是兩條腿走路,搞民主運動一定是一個扮紅臉,一個扮黑臉,才能對付中共,沒有排斥的道理。社民連應該搞清楚鬥爭的對象 ((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一九二六年三月),《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第三頁)),這一點,毛澤東倒是教得很清楚,除非他們打算做民主派的寄生蟲,另作別論。

後話:評論泛民時,作為一個右派分子,為何又引用毛澤東語錄,我小時候對共產黨理論是有點認識,要對付共產黨必須要認識共產黨,最後我要引用毛澤東所講:在戰略上我們要藐視一切敵人,在戰術上我們要重視一切敵人。也就是說在整體上我們一定要藐視它,在一個一個的具體問題上我們一定要重視它 ((在各國共產黨和工人党莫斯科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八日),《毛澤東同志論帝國主義和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人民出版社版第二五頁))。

2 thoughts on “遊行

  1. I am sick of LSD’s behaviour in yesterday’s demonstration. They made noise in a wrong time in a wrong place. It will give bullets to 土共 to fire us.

    Shame on LSD

  2. 對付共產黨真係唔可以用西人個d 方法去玩,因為中國人千年訓練出黍的奴性,加上其它西方唔會出現ge中國人獨有的民族性,西方學者根本呂明,所以唔學毛澤東一d理論根本唔夠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