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令中國女排太沉重

在徹底與中國割裂後,在中國國家隊眾多項目中,我只剩女排仍然捧中國隊,一方面我是捧中國女排大的,另一方面,中國女排遇上強隊,總之一分又一分到咬下去打,賽事精彩自不待言。

昨天古巴對中國的賽事中,當打至第四局一分分地延長時,我便身旁的同事說:中國一定在關鍵的分數輸掉賽事,然後在第五局很快被對手幹掉,果然,不幸言中。

查實,我剛才所說,都是看慣中國女排賽事的老生常談。這與對手的打法沒有關係,古巴不是像意大利,乾脆把男排快速打法都引進來,古巴已是老對手。說到尾,中國女排的心理問題,查實是一個國民結構問題。

在我看中國女排的年代,適值八十年代尾,九十年代初,女排賽事成敗動輒提到上國家民族榮譽高度去。體育比賽只是一場遊戲,在其他國家,只會看賽事輸得值不值,而不會感到輸了沒面子,垂頭喪氣。但偏偏中國這個,連出兵保釣也沒有膽的國度,國際體育比賽勝敗是最後令自己好像給人看得起的一道門。在國民異常關注的情況下,運動員感到壓力有如千斤之重,在這種心理狀態下,關鍵一分不失掉才怪。

而極權主義的統治者,亦樂於將體育政治化,作為統治工具來用。因此,有人說體育不應涉及政治,第一天己是又傻又天真的話。

最可哀的是,對大部分運動員而言,由於中國這個國家,功利勢利,沒幾個人會把體育當成終身事業,運動員為國爭光是大英雄,退役後都生活淒慘,像2003年退役長跑好手艾冬梅,在退役後四年便要賣金牌。其他沒為國爭光,真的死了都沒人理。想到這景況,有幾個運動員抵受得住如此壓力。

因此,只要中國仍是老樣子,中國女排,換幾多個教練,有多少新隊員,問題依舊不會變。

====
延伸閱讀:
繆美詩:獎牌數目以外

7 thoughts on “誰令中國女排太沉重

  1. 劉翔更是重中之重,他剛被人打破其世界紀錄,自己壓力沉重,不在話下,他更背負了13億中國人的期望,還有黃種人的榮譽。

    贏是應該,輸就成爲千古罪人,民族罪人,壓力之大,簡直人都癲。

  2. 中國做運動員沒得自決……
    國家要你打籃球, 你沒得選擇讀書/做廚師/做生意…..

    你打得差, 沒得出賽, 你1生gameover

    你浪費大量時間和精力練習, 不能做其他工作…..

    你打得好, 贊助商收入,歸國家!!

  3. 最慘係香港好多人都以為中國女排仲係最光輝最強的時間. 硬膠電視過份吹捧係好大問題.

    但就冇人留意到隔離組有隊波打三場贏三場, 仲要贏親都局數3比0!

    呢支強隊, 唔係黎到奧運先咁勁, 係之前大獎已經好勁, 係冇人留意.

  4. 扯開少少,世澤兄有冇留意聶衛平近日訪問講嘅嘢?「民族大義」又出籠喇…

    講真,我都想多啲鬼佬學佢老兄咁諗,多講「民族大義」…then 國籃就唔會有 Don Nelson Jr 同宜家個立陶宛教練、打劍嗰位仲先生亦唔會有鬼頭教佢,更唔會有咁多戇居鬼因為 white guilt 或者貪心而同中國勾勾搭搭,到時自然惡龍洩氣,天下太平!

  5. “講真,我都想多啲鬼佬學佢老兄咁諗,多講「民族大義」”

    I know far too much of Western postmodern white guilt stuff to know they have thought about this, but have discounted it. They actually teach in places like Berkeley that the Third World is entitled to wear nationalism to their sleeves (i.e. “民族大義”), but the West is not welcome to do that, sigh.

  6. 我是你的Blog 其中一名讀者,而非常巧合地,我在昨天也做了一個和你一模一樣的論述.(我是在電視轉播女子團體劍擊項目決賽(中國對烏克蘭)的時候,作出這樣的論述).
    我也同意你的看法,這是大部份中國人有的問題:在順境中犯錯,然後在關鍵時刻崩盤壞大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