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灣半島事件應該查下去!

相信,在梁展文官商勾結事件中,我是香港評論界中有發言權的一位,因為我這生人打過幾場戰役中,包括紅灣半島大戰,領匯之圍,以及嘉亨灣事件,我都是有份參與其事。而紅灣半島一役,我更是有份做始作俑者。

在2004年2月,新地、新世界與政府達成協議的時候,當時我在香港商業電台擔任研究員,其中一項任務是做《風波裡的茶杯》獨立監察員,每天撰寫一份報告,指出大班的錯處。但我在後期的報告,加入自己的建議,事實上是用來加強大班開火的準確度。當時的報告中,我認為紅灣半島交易背後有太多有悖常理之處,必須持續跟進。這時候,我替紅灣半島以至涉及一干人等,全部開了file,並將開火時間設定在2004年9月,亦即立法會選舉後,準備給大班在電台上開砲還擊。

由於一早開了file,所以當紅灣半島事件在2004年11月惡化時,我轉任大班的兼職政策顧問時,能夠進入立法會的資料庫系統,能看到以往商台時代看不到的文件,才會出現立法會議員大發神威,打得政府落花流水的情況,並且在12月10日阻止地產商清拆紅灣半島。在阻止清拆紅灣半島上,大班絕對應記一功的。

不過不幸的是,2004年12月的領匯上市圍城戰,整個大班辦公室變了斯巴達部隊,雖然阻止了領匯上市,但元氣大傷,無力再跟進梁展文的官商勾結情況。但當時我自己的政治判斷是,梁展文這傢伙的問題,必須窮追猛打,因此,審計署對嘉亨灣進行衡工量值審計時,大班在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再當主炮手。

香港還有多少不合邏輯的行政決定,與梁展文這個膠人有關?所以,梁展文事件絕對不應罷休。自由黨和民建聯,他們反對去查,是不是他們都心裡有鬼,大家應該心裡有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